首页文章百家杂谈
文章内容页

“善待”文学,不写“无味”的文章

  • 作者: 当代作家文摘
  • 来源: 网友推荐
  • 发表于2020-12-27
  • 被阅读
  •   本次我们“当家”有幸邀请到了上海青年教师、作家,“中小学生创新作文研究”课题组研究员程佳平先生。程先生笔下的文章极为细腻,作为晚辈,小编对于此次的采访也是抱着学习的态度,然后与诸君共勉。

      问:您在《冬日里的鲁迅故里》开头便写到“儿时便喜爱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那么我们便很好奇,您的笔锋是不是或多或少的受到一些鲁迅先生的影响呢?

      程:这是自然的,自儿时起学习最多的便是鲁迅先生的课文。那时,但凡是鲁迅先生的课文考试也是必考的,花费的时间也是最久的。后来,开始渐渐地学习鲁迅先生独有的一些词语“确凿”、“着实”、“大抵”,他的一些句式“不必说。……也不必说……单是……就有……”。所以或多或少是受到鲁迅先生的一些影响。

      问:先不提鲁迅先生,我们接着“儿时”的话题,您能和我们说一说自己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对写作的钟爱是什么时候吗?或者说,是什么促使您热爱写作的?

      程:我是从小就喜欢写作文的。每次语文老师在我的作文本上划出一道道波浪线时,后面打上一个大大的90+开头的分数,那时就越发不能控制自己。从作文书上,从期刊上,只要是好词好句,总是想着法子用上去。所以,我是打心理感谢我的启蒙恩师的。

      问:很多作者都说过类似这样的话:一天不写点什么就感觉浑身难受。但是,其实除了极少数的职业作家,很多如您如我这样将写作当做一种热爱的除工作以外的事的人,都忙碌于现实生活之中,很少有时间静下来,就算有时间也不一定有合适的灵感“输出”自己的心灵世界,结合您自身的情况,您是在什么情况下写出您的那些文章呢?

      程:我写作是不分时间和场合的。换句话来说,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写。有时出去学习、培训,在飞机上、高铁上,有感觉来了也会写。没笔没纸就先写在手机备忘录里,回家再誊写。我和一些职业作家不同,或者说和一些网路写手不同,我是从来不写没有感觉的文章。

      问:我们注意到,您的笔下有很多的朴素的景致,而当下的社会发展之迅速,乡村的现代化建设也很快,你是想在自己的笔下留下这些回忆吗?还是想表达什么更深刻的东西?

      程:其实,我什么样的文章都能写。我写过儿童小说,也写过校园小说,也写过科幻作品。只是我觉得那些属于自己的回忆忘却不了,也难以忘却,就记下来了。或许,等以后老了,自己能够有那么一点点的怀想吧!

      问:与乡村的现代化建设一样快速发展的文学领域,因为网络的发达而衍生出来的网络文学,已经占据市场的半壁江山。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依凭网络的途径加入到“文学”大军中来,程先生您是怎么看这样的现状?

      程:网络是一个很好的学习、交流与分享的平台。年轻人应当“善”用这个平台。这个“善”是“善待”的意思。我小时候如果想要发表一篇文章,那只有两个平台:报纸和作文比赛。不像现在单线上的就有APP,网站、公众号等自媒体,更别提线下的数不胜数的各类比赛、征文。所以我这里用一个“善”字,是希望大家能够合理的使用好“网络”这个途径,一起维护好这个“来之不易”的平台,尽可能去传播一些正能量的东西,而不是单纯的刷流量,刷这个耀眼的数据。

      问:网络文学的发展确实是把双刃剑,但如果能够将市场规范,相信一定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为我们民族的文化事业做出贡献。程先生,我们知道您的主业是一名课题研究工作者,您会有意识地去培养学生在写作上的能力吗?

      程:我现在从事的是关于课题研究的工作,接触做多的是中小学生的作文。我也会鼓励学生们积极去参加一些高质量的比赛。今年也很荣幸受邀一起研究“部编初中语文”作文教学方面工作,并会出版一些关于培养学生写作能力的书。

      问:说到学生的写作能力,在网络文学的大军中,其实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中学生。中学生本身在阅历上是相对浅薄的,所以基本上写出来的文章不会太深刻。那么,作为教师,也作为一名课究工作者,您应该是离“校园文学”最近的人群,您认为校园文学应该是怎样的定位呢?

      程:校园文学可以说是校园里最美的一道风景线。它也是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中独有的文学。所以,校园文学应该有属于它自己的个性与青春,有属于它独有的激情与美丽。

      问:有人还说,网络文学的发展使文学领域变得浑浊了许多,鱼龙混杂,所以这几年国家不断地治理网络环境,其中便包括网络文学。身处文学的一隅,程先生对此有什么了解吗?

      程:网络文学,是一种以网络为载体的而发表的文章,所面对的人群也是各种各样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更是未成年人,所以我认为国家不断治理网络环境是极有必要的,特别是一些内容低俗的,负能量,更应该严厉打击。

      问:不妨让我们回到鲁迅先生。我们都知道,鲁迅先生弃医从文,在思想解放运动中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程先生文章中直白地表明了对鲁迅先生的喜爱,不知道程先生对自己的写作之路有什么期望和目标吗?

      程:我对自己的写作之路其实还没有进行过一个很好的目标与规划,我也从来没有在乎过自己出版一本书能达到多少万册的销量。因为我觉得,读的懂的自然就懂了;读不懂的,读再多,你也不会懂。

      问:谈到了期望与目标,说了远的,程先生能和我们说说近期您关于文学方面的活动或者计划吗?

      程:这点可能要和一些喜欢我作品的人说声抱歉了。因为近几年来,我会放更多精力在研究作文教学方面工作。

      问:凭着一腔热血而入门,因生活的无奈而离去。很多本身才华斐然的作者,因为奔忙于生活而“弃坑”,作为前辈,程先生对我们这些热爱写作但却迷茫的年少者有什么经验之谈吗?或者说有什么期望呢?

      程:写作,是一个不断摸索,不断提升自己的过程。期间会有欢笑、会有快乐、会有感动,也会有迷茫、有痛苦、有泪水。各位年轻的朋友们,如果你想在文坛发展,请你:慢慢来,不要急,因为你还年轻。也请你多读一些书,多积累,多创作,多发表。你会发现,其实你是在慢慢进步的。

      问:最后想问程先生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您认为实体文学还有“文艺复兴”的可能吗?

      程:在媒体多样化的今天,在文学作品市场化的今天,实体文学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想要“文艺复兴”必定是要走一条曲折、艰难的道路。但我一直坚信:它一定能够“复兴”,并且是“繁荣复兴”。如果没有实体文学,那么一些经典的作品将无法传续下去。因为,它肩负了一个传承历史的作用。

      以上便是此次采访的全部内容。正如程先生所说,今时已是文学被媒体占据的时代,作为时代的一份子,我们既要发扬对文学好的一面,亦要对经典的传统文学进行传承,不能“忘本”不是吗?如习主席所言,“我们要扩大工作覆盖面,延伸联系手臂,用全新的眼光看待他们,用全新的政策和方法团结、吸引他们,引导他们成为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有生力量。”网络对文学的影响已是不可抗拒的局面,并形成了其独有的特点和潮流,正确引导成为文化事业的中坚力量,为国家软实力的提升做出贡献。而如程佳平先生这样或是更多的教育事业、文艺事业的工作者们,在用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跻身建设之中,更有越来越多的如小编这样的年轻人想在这片“舞台”上也献上自己的戏码。前赴后继,相信文学的明天必能开启一段新的篇章。

       采访:农登辉
    原文出处:《当代作家文摘》

      本文标题:“善待”文学,不写“无味”的文章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70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