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都市言情
文章内容页

两情若是久长时

  • 作者: 松风寒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11-24
  • 被阅读
  •   月上柳梢,北京中关村以南的紫竹院公园游人稀少,悄然静谧。
      暑热退去,时令已是初秋,一丝丝凉意穿过水面的荷花丛,带着芬芳的清香漾过来。
      湖边“绿云轩”亭子里的长凳上,依偎着两位白发老者,男士儒雅俊朗,女士端庄秀丽。此时,俩人正仰头眺望湛蓝的星空。
      “芳允,你是不是在天上找你的卫星?”
      陈芳允轻轻叹了口气:“淑敏,现在还没有我们的,只有美国的GPS卫星星座和俄罗斯的格洛纳斯卫星网。我们的“北斗一号”去年才立项,计划到2003年才能建成‘双星定位’系统。”
      沈淑敏我住丈夫的手。
      “人到七十古来稀。芳允,咱俩都是七十岁的人了,你说咱们还能等到北斗成功的那一天吗?”
      陈芳允的心像被马蜂蛰了一下,生疼。妻子1987年从中科院退休后,身体一直不错,今年年初竟然查出了癌症。她是一个资深的的生物学家,对生死看得很开,不但积极配合治疗,还立下了捐赠遗体的遗嘱。
      “一定行!我们才七十岁,按时髦的说法那可是朝气蓬勃的‘七零后’啊!”陈芳允有意活跃气氛,“北斗是国家战略,云集了全国的顶尖人才,大家都憋着一股子劲没日没夜地拼!特别是项目吸引了一大批身怀绝技的年轻人——真好,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科学界后继有人!”
      沈淑敏也受了感染,脸上浮出笑容:“太好了,芳允。等北斗能用了,咱们近水楼台先弄个终端安在这辆‘老头乐’上,过西直门立交桥的时候也迷不了路啦。”
      上弦月升上来,湖上像是蒙上一层淡淡的纱。
      俩人都没说话,静静地望着天空出神。
      “淑敏,今天是七月初七,牛郎织女鹊桥相会。记得咱俩在清华园第一次见面,也是七月初七吧?”
      淑敏点点头,“是啊,那是1939年,你23岁,我24岁,你该叫我姐的。”
      陈芳允的思绪一下子回到46年前。那时,他好不容易从清华大学机械系转到从小喜爱的物理系,成为著名物理学家吴有训的得意门生。
      那个周末,吴教授邀请学生们去他家里吃饭。很巧,陈芳允遇上了身材窈窕、明眸皓齿的清华大学农研所助教沈淑敏。
      初见惊艳,然后倾心。
      可是,他眼睁睁看着几个优秀的同学好像也很喜欢淑敏,一个劲地套近乎。怎么办?陈芳允清楚地晓得自己的弱点——过于文静,缺少其他男生那种主动进攻的热情劲。
      好在吉人自有天相,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吴教授无意中成了他的神助攻。教授说:“今天在我家吃顿家常便饭,谁有拿手好菜就献上来。”陈芳允心花怒放,立刻接上吴教授的话:“完全赞成,请大家尝尝我的手艺!”说着卷起袖子直接开干。
      陈芳允大显身手,一连端上仙居三黄鸡、拔丝贡薯、豆腐圆子三道台州名菜,让大家知道他的家乡不仅盛产蜜桔,而且不缺好菜。
      芳允高超的烹调手艺,一下子赢得淑敏的芳心。4年后,俩人在成都喜结良缘。
      “那时候我的小伙子确实是把好手,那个厨艺是炉火纯青,啧啧多讨人喜欢呀。就算是去英国学习,房东家的闺女都缠着不放……可咱熬成老头子以后,眼看着连面条都下不熟了。”淑敏嗔怪地戳他一指头,“一门子心思都用到卫星上头去了,那卫星比老婆孩子都亲。”
      往事注上心头,陈芳允的心中刹那间充满愧意。
      这些年投身国家高技术、高密级的雷达、电子、卫星、航天研究,不是夜以继日地扎在研究室里,就是身先士卒奋战在西北的戈壁荒原上,家庭的一切都落在淑敏的肩上,而淑敏也是国内知名的生物学家,同样承担着繁重的科研课题!
      “对不起,淑敏,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这些年让你受累了。”陈芳允望着妻子的白发和削瘦的脸庞,眼角湿润了,“接下来,咱们不再是牛郎织女了,我要好好照顾你,咱们做一对梁鸿和孟光那样举案齐眉的模范夫妻。”
      淑敏被他逗笑了,“芳允,我说笑话来着。我是你老婆,比谁都清楚你对国家做出的巨大贡献。你从83年首次提出‘双星定位’理论,锲而不舍地计算论证了11年,项目才立项。我不怪你芳允,我为你骄傲着呢!”
      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淑敏,七夕良辰,咱俩一起背首诗好不好?”
      沈淑敏想起1943年的七夕。那是新婚不久,陈芳允被公派去英国进修。那一夜,成都望江楼月华如水,她轻轻吟诵秦观的《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昔年彼夜,也是这样的蝉鸣虫唱,也是这样的星河灿烂。
      只是东风暗换年华,当年青春眷侣熬成辛弃疾词句中的白发翁媪。
      皎洁的月光下,一对白发老人手牵手,沿着“荷花渡”的鹅卵石小路慢悠悠地走着。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此时,天上的牛郎和织女有没有听到芳允先生带着浙江口音的吟诵?

      【编者按】: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两位心心相印的老科学家为了祖国的事业,舍小家为大家,用自己的一生谱写了一曲情真意切的最美赞歌。七夕来临,祝福所有的有情人健康幸福,平安快乐!

      本文标题:两情若是久长时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73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