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东边日出西边雨(上)

  • 作者: 松风寒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11-24
  • 被阅读
  •   (一)
      东关早市上,惯偷江子洋提了两只胖芦花鸡正在兜售,迎面碰上他的死对头女捕快车轻羽。
      车轻羽轻车熟路将江子洋人赃并获,直接扔到县衙门的看守所里。罚钱他是没有的,只能给他吃几天免费的高粱花子牢饭,然后放出去,再偷再抓,周而复始。
      标准的人渣。三年前,他拖着一条瘸腿来德州,整日游手好闲,不但偷摸成性,而且还经常光顾花街柳巷。这还不算,逢人就吹嘘说娄知县的小姨子大美女桃桃是他的情人。
      车轻羽不知为什么就喜欢抓他,折磨他,奚落他,他总是逆来顺受,甚至有些享受这个强悍的女捕快的虐待。
      车轻羽瞅着这个外表英俊实则草包的男人,气不打一处来,“江子洋你她妈的还要脸吗,昨天晌午偷人家‘宝兰斋’的扒鸡差点被打死,今早晨这又顺上了。快三十岁的大男人整天偷鸡摸狗,你对得起谁啊你。”说着就是一脚,江子洋轻巧地躲开,猥琐地笑着。
      “我警告你,大龄女,你违反《大明律》,虐待一个弃恶从善走向新岸的好青年,我有权向邢捕头和娄知县投诉你!”江子洋舒服地躺在牢房东墙根的稻草上,对稻草的干爽度表示满意,“车羽毛,哥哥我还就这个德行了,光棍子一根乐得逍遥快活。哪像你,二十大几了嫁不出去,愁得晚上蒙着被子哭。”
      车轻羽气得牙痒痒,正要狠狠收拾他的时候,临时工小福子急急忙忙把她喊走,说是邢捕头要召集紧急会议。车轻羽恶狠狠地剜了江子洋一眼,却发现那小子已经打开呼噜了。
      邢捕头一脸严肃地传达了京城大内总管府发来的协查令,说是昨天深夜内宫遭窃,皇后最喜欢的旷世奇宝——明珠金凤冠被胆大包天的盗贼偷走了!
      六扇门同事眼中流露出愤怒、恐惧、羡慕交织的复杂感情。能干出如此惊天大案的盗贼,得是什么样的身手?佩服佩服。
      “各位,上峰有令,让我们严查辖区内可疑人等,一旦发现线索立即上报!”邢捕头无奈地望着这帮废物,“早上巡逻有什么发现?”
      车轻羽站起来,“师父,我早上在东关早市抓获小贼江子洋,看他两眼通红,很有嫌疑。”
      众人哄堂大笑,邢捕头也忍俊不禁,“这个小毛贼常年住在咱们牢里,就他,到北京城盗国宝?轻羽,别逗了。”
      车轻羽也觉着很无厘头,德州城隔着北京六百多里,就是坐高铁也得快俩小时,他一晚上步行个来回?有这个本事,他早就飞到天上去了。可她就是看他不顺眼,一有坏事就想往他头上安。
      (二)
      散了会,捕快们去了各个城门搜查可疑人等。
      车轻羽被邢捕头留下来。三年前他调任德州,看好车轻羽,把她培养成了一把好手。
      “轻羽,据内部消息,这个盗贼有可能就是三年前纵横天下的大盗‘一阵风’,作案手法和风格很像。”
      车轻羽一惊:“‘一阵风’不是被‘铁鸬鹚’毙于掌下了吗?”
      邢捕头干笑了一声,“你亲眼看见了吗?我倒是听说铁鸬鹚还被‘一阵风’折腾得不轻,江湖传言怎能相信?”
      “可是,这三年来‘一阵风’可是销声匿迹了呀。”
      “蛰伏三年,说不定就是为干一件大事。”邢捕头递给她一个卷轴,“这是‘一阵风’的写真绣像,好好看看。我有一种预感,这个‘一阵风’和咱们德州有缘分。”
      车轻羽听得惊心动魄,然后沾沾自喜:“‘一阵风’啊‘一阵风’,你要是落到姑奶奶手里,可是个天大的便宜,桀桀桀桀。”
      车轻羽在灯下仔细端详“一阵风”,这是一个玉树临风、儒雅不俗的帅哥,看得她口水直流。卿本佳人,奈何为寇?可惜了可惜了。
      当晚,车轻羽做了个梦,经过一番殊死搏斗把“一阵风”捉拿归案,然后居然是洞房花烛,掀开盖头,新郎不是明眸皓齿的‘一阵风’,居然是胡子拉碴猥琐不堪的——江子洋!
      晦气!车轻羽被自己气醒了。

      【编者按】:单身女捕快,老油子惯偷男,宫廷失窃案,就这些噱头,肯定吸引你,欲罢不能。究竟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标题:东边日出西边雨(上)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736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