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感悟生活
文章内容页

二大爷

  • 作者: 李锦川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11-26
  • 被阅读
  •   二大爷陈家福,是单身老人,排行老二,大家称他二大爷。他虽没文化,却爱好听书看戏,记性好,会讲故事。我们小时候,家里没收音机,没电视,经常听二大爷讲故事。他除了讲《三国演义》《水浒传》《薛礼征东》等,这天晚上讲了个牟老板的故事。
      牟老板在南方做生意,满载而归,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逃荒的女子唐氏,长得秀丽端庄,牟老板耐不得旅途寂寞,便与唐氏攀谈,得知她的情况后要娶她为妾。唐氏父母病亡,只身讨荒,富人要娶,那真是穷人掉到富墩里,千恩万谢,非常同意。牟老板与唐氏婚后十分恩爱,一年后生了个公子。虽然遭到大夫人的嫉妒,但有牟老板罩着,大夫人也只能恨在心里。天有不测风云,婚后三年,牟老板突患重病,知道自己不久于世,便画了幅草画。临终前,他把家中最好的房产和土地都给了大夫人和大公子,只给二夫人唐氏母子两间破屋和三亩薄地,同时给了那幅草画,嘱她娘俩保藏好,要二儿子认真读书,等考上秀才之后才可观看草画。
      牟老板病逝后,唐氏母子俩相依为命,忍受贫穷饥寒和冷眼。不久,大公子结婚,哥嫂白眼相待二弟。二公子忍气吞声,专心苦读,母亲东借西挪,省吃俭用,让儿子读书。二公子不辱父命,终于考上秀才。按照父亲遗嘱,牟公子拿出草画观看。画上有个男孩,衣着朴素,正在苦读,画面展现的房间正是他住的地方。屋内墙角有一鼠洞,一群老鼠探头探脑,正搬运粮食,活灵活现,牟秀才好生奇怪,冥思苦想,老鼠搬粮,必有粮仓,是父亲暗示地下有粮仓?他顺着鼠洞下挖,果然发现地下有个小金库,堆放了很多钱财,于是,牟秀才用父亲留下的钱财,置办了土地和房子,有了钱又去北京赶考,考中府官,找了姑娘结婚。上任后他把母亲接走,把田产交给哥哥打理,一家人过上了团结和睦的日子。
      二大爷讲故事,大家听得入迷,忘记了吃饭。直到爹娘催促吃饭,大家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有时生产队里干活,在田间地头休息时,要求二大爷来一段,他就讲些短小优美的故事,大家专心听故事,忘记了疲劳。
      1972年,尼克松访华不久又到苏联访问。二大爷说:“最近,美国总统又去苏联访华了。”好问的小连说:“二大爷,访苏联是访苏,怎么是访华呀?”二大爷说:“中苏是邻居,中国在前为老大,苏联在后为老二,美国访苏还得先征得中国同意,这和访华有啥差别?”二大爷也认他的理。
      70年代,农村刚兴自行车。一天有个姑娘在学骑自行车。正在路上行驶,突然被二大爷路过时遇到了,姑娘不知所措,对着二大爷大喊:“二大爷别动,动会撞上你的。”二大爷随即站立不动。姑娘的自行车三扭两扭,咣当一声,二大爷倒在了地上。二大爷连忙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说:“姑娘,敢情你让我别动,是为了对准目标撞倒我呀。”
      姑娘说:“二大爷,不是有意的,是我刹不住车了,对不起了二大爷,摔痛了没有?”
      二大爷说:“没事,今后骑车可要注意,别再撞人了。”
      姑娘小脸红乎乎的说道:“放心吧二大爷,我一定倍加小心!”
      村南有座寺庙,有人看到庙里半夜三更有灯光,有动静,越传越神,说庙里有鬼。二大爷不信邪,决定一探究竟。
      二大爷胆大,夜间独自行动,黑灯瞎火,不免打悚。头一夜,他在村口观察到下半夜,没发现啥动静;第二天半夜后,蹲在寺庙门口树丛里,也没发现啥动静。正待回家时,忽看到庙内有灯光并伴有黑影,不久,那黑影从庙里出来,向二大爷所在的地方走来。二大爷心想:“鬼火见不得太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干脆迎上去,看看他是人是鬼。”
      说时迟,那时快,二大爷很快来到路上,与那黑影撞个满怀。谁知那黑影先说话:“谁呀,半夜三更还上寺庙?”二大爷一听,这声音很熟,像是村里的刘四,便骂道:“好呀,刘四,你个小孬种,这时来寺庙干什么?”
      “哎呀,是二大爷呀,我的肚子饿了,来寻点供品吃!”
      刘四是出名的好吃懒做,常在寺内偷拿供品,白天怕丢人,夜晚到庙里偷吃。
      刘四说:“二大爷,你不缺吃不缺喝的,来寺庙干什么?”
      “我没你那么下财,听说寺庙供品不知被哪方鬼神拿走了,原来是你这个小孬种干得好事,你不怕报应吗?”
      “我呀,填饱肚子为正办,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活一天赚一天,不管明天变个鳖。”
      “人勤地不懒,习惯成自然,你可知道不干正事者,终究没有好结果。”
      “二大爷,我就这得形了,你老就睁一眼闭一眼,就当什么也没看见得了。”
      后来,村民都知道了这事,再也不信有什么鬼神了。
      二大爷老家是江苏,从小随父逃荒在我们村落户,年轻时娶了个媳妇,在生孩子时患产后病,母子双亡,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找到对象。贫农出身,在村里任护林员。文革时任贫协主任,后来一直在村里看护集体树林,在林子一侧有两间草房,他会抽烟,也喝茶,又会讲故事,因此,家里人来人往,阴天下雨满屋里都是人。饿了有吃的,渴了有茶水,对人也和气,受到大家的尊敬和欢迎。一旦有人偷伐树木,不管是谁,立即制止。有个偷伐团伙,夜晚伐树,二大爷制止他们不听,立即报告派出所,那几个伐树者被受到严厉制裁。
      80年代改革开放时,集体树林由个人承包,二大爷失业了,搬回自己家中,到了冬天患病去世。二大爷没有后代,又是单门独户,但全村人都去为他送葬,出殡那天,天在下雪,村民冒着大雪,吹鼓手吹着凄凉悲伤的曲调,众人抬上棺木,一路哭泣安葬了二大爷。
      许多看景的妇女一边擦眼泪一边说:“还是好人好呀,二大爷虽没有儿女,但有这么多人为他送葬,连老天爷都同情他,为他流泪飘雪。”
      二大爷走了,让我伤心了好些日子,从小喜欢听他讲故事,他为人正直,为集体看护树林30多年,大公无私,尽心尽责,无怨无悔,受到村民称颂。每每想起二大爷,十分怀念。谨以此文,献给得到村民尊敬的二大爷。

      【编者按】:作者通过几件小事,刻画出人物形象,在直白中让人读懂人物内心,认真打磨,是篇好文章。

      本文标题:二大爷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73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