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感悟生活
文章内容页

放猪

  • 作者: 李锦川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11-26
  • 被阅读
  •   上初一时,学校放秋假帮助秋收。那时为生产队,队长知道我们学生不能胜任重体力劳动,便安排我放猪,其他学生负责复收已收获的花生。一位有经验的远房老大哥带上我,跟着他学习放猪,其中有生产队集体饲养的12头猪,另有各家各户散养的30余头猪,计40多头。
      早上,我俩一起去各家各户的猪圈撵猪,猪第一次出圈,有的很不适应,怎么也不出来,大哥叹道:“死猪精,死猪精,真是死猪精,叫你出来活动,又不是要你的命,不出也不行。”说罢跃进猪圈,一手抓猪尾巴,一手抓猪耳朵,让我拉着猪耳朵,他推猪腚,直接拉出来。待把所有猪邀在一起,赶往已收获的地瓜、花生、黄豆茬地里,小猪在地里自由拱出地瓜、花生、黄豆或土蚕、豆虫就大口吃。放猪是看管好猪群,一人管南北,一人管东西方向,防止小猪离群或偷吃未收获的庄稼。如没闲茬,就把猪群赶往河沟里吃青草、野菜,待猪吃饱了,赶着猪群去河里饮水。中午时分,把猪群圈在河边树林里让它们睡觉称猪盘窝。
      小猪休息了,我哥俩也开始吃东西。大哥在沟坡上挖了小沟称土窑,找来干柴草,在窑内点燃烧火,烧热土窑,把提前拣到的花生和地瓜放进窑内,踩塌热土窑,地瓜、花生焖在窑内,用细沙土封好,防止有烟雾溢出,半小时后扒开窑,取出地瓜花生,地瓜早已熟得透晎,而且色泽好,不变色,新鲜如初,吃起来又软又香,风味独特。
      这时节,河边蟋蟀鸣叫,河水潺潺,鱼虾跳跃,水草青青,蚂蚱成群,蹦蹦跳跳。大哥找来一棵马尾草当串,他捕蚂蚱我串蚂蚱,不多时就逮了一大串,待晚上回家油炸蚂蚱,真是又香又脆。
      下午二时,猪群睡醒,继续放养,小猪在安静地吃东西,大哥还给我讲一些民间故事。待夕阳西下,我俩一人在前引路,不许出群,一人断后,防止掉队,手执鞭子,赶着猪群,唱着歌曲回家,然后挨家通知各家圈猪(关闭猪圈门)。
      进村后,大哥亮开嗓子喊道:“圈猪了哟嚎,各家各户有猪的注意圈猪了哟嚎。”他的噪音高,拉着长腔,慢条斯理,高昂洪亮,重复喊叫,全村人都可听到。悠长的声音伴着夕阳的余辉降落村庄,让村庄的上空荡漾着轻松欢乐的气氛。
      在放猪过程中,大哥有经验会管理,由生产队记工,一天记10分,我年龄小属半工,一天记5分,记5分也满意,因放猪不累,只是走路多点。
      猪群也有头领,称领头猪,一般都是大个、灵活、威武者。走路时领头猪在前,谁如果想超越它,头猪就会行使权利,把不听指挥的小猪用嘴巴拱到后面,严重的用嘴去咬小猪的耳朵,咬得小猪大声喊叫。有时猪也会不服气互相打架,相互咬耳朵,啃脖子,弄得血淋淋的。遇到打架的小猪,大哥用皮鞭对准猪的脖子抽去,猪受不了体罚,便嚎叫着自动脱离。对怀孕的母猪要格外照顾,不能用鞭抽打,即使孕猪违规也要温柔地、象征性地惩罚。在管理猪群时要给小猪编号,头猪为一号,其他根据体形颜色如:白头信、大噘嘴、小噘嘴、秃尾巴、花脊梁、大老黑、大耳朵、小花脸、独眼龙、八梁腿、老劁豚、走路慢的称老朴蹄、母老窑等。如果猪不听指挥到处跑,大喊猪的名字,用鞭子邀过来。有的小猪顽固不听指挥,大哥上前抓住猪后腿,强行拉进猪群,并给它两鞭子让它长记性。日子长了,经训练的小猪非常听话,喊它名字也按时归队。猪群队伍在路上行走时,有灵敏的小猪,闻到路边的人粪便,私自逃离猪群,抢吃粪便,大哥的皮鞭子很快点到,抽的小猪吱吱嘲叫,立马归队。大哥耍皮鞭是好手,指哪打哪,下手着实,一鞭子下来,猪的身上起一道伤痕,所以,小猪都怕大哥的皮鞭。
      放猪的工具就是皮鞭、斗笠、蓑衣,早出晚归,天天如此。有一天放猪时正在下雨,要过河了,河水不大,可到了河中心,洪水突然上涨,一头小猪被冲走。待猪群上岸后赶快清点,查来数去,少了一头小猪。这头小猪是个体喂养,丢失了要负责赔偿。大哥要求我管好猪群,让猪在树林里啃吃野菜,在树下避雨。他一溜小跑,沿着河边向下游寻找。走出一里多路,终于在一里外的河湾处发现了小猪,他亲自把猪抱了回来。这时,雨还在下,大哥累得满头大汗,汗水泥水交织一起,他干脆脱下衣服,在河水里洗衣洗澡。这样的天气,说明了放猪也非常不易,尤其在阴雨天,土层发稔,小猪不愿拱,雨水导致青草野菜水漉漉的不愿吃,一个劲地叫唤,最终,猪肚子瘪瘪的。回家后有的主人家看到猪肚瘪,嫌没给放饱,对于群众的怨言,只能默默接受。
      一次天黑前放猪回家,把各家各户的猪点名送完,天黑了,回家吃晚饭。正在这时,好吆喝的二婶来了,大喊大叫说她家的猪丢了,让我俩赶快找。二婶是个大嘴巴,大嗓门,谁都知道她的厉害,一旦有事,她会在全村广播。于是,我跑到大哥家说明情况,大哥立即撂下饭碗,分头寻找小猪。二婶家的小猪称小黑,我俩边找边呼唤:“小黑呀,小黑,巴巴溜溜,巴巴溜溜,小黑呀,小黑,巴巴溜溜。快出来跟我回家呀,巴巴溜溜。”这样边找边唤,找遍了大街小巷也没找到。我俩急的一头汗,继续在夜色中寻找。这时,一声雷鸣,一道电闪,天下雨了,我俩只好回到二婶家避雨,求二婶别发急,停雨后继续再找。二婶说:“你俩是猪司令,全队的猪都由你们管理,怎么不负责任,单单让小黑走失了?我不管下雨不下雨,下雨是老天爷的事,我管不着,找不到我家小黑可不行,你俩必须另买一头还我。”大哥说:“二婶放心,万一小黑真丢失了,我弟兄两个一定另买一头还你。”
      二婶吃了定心丸,不再埋怨。突然,邻居家的老曹穿着蓑衣过来说:“他二婶子,刚才打雷打闪,我听到我家猪圈里猪哄哄叫,连忙去查看,发现多了一头猪,你看是不是你家的。”我俩一听,心中大喜,冒着大雨去老曹家查看,果然是小黑,大哥很有气力,上前一把抱上小黑,送到二婶家里。二婶喜笑颜开道:“小黑找到了,我也放心了,要不你两个在我家吃饭吧?”
      我俩哪敢在她家吃饭,大哥抱小黑弄了一身泥水说:“二婶,不麻烦你了,我身上又脏又臭,得回家洗澡。”告别二婶,我俩才各自回家吃饭。
      放猪的活路尽管辛苦,但那是为集体劳动,每个人都有责任心,也非常有意义,从大哥身上也学到了很多东西。不知不觉,假期到了,我与大哥告别返校。
      到了腊月底,学校放了寒假,生产队杀猪,每家每户都分到了猪肉,我感觉吃到自己放养的小猪,香喷喷的猪肉,味道特别,亲切有味,而且社员家家户户都满意。如今想起在生产队放猪,为集体做贡献,仍感到非常怀念那个时代,留恋曾经放猪的学生假期生活。

      【编者按】:文字朴实细腻,情景再现,过去的时光成为永远的记忆,萦绕在心头。问好!

      本文标题:放猪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73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