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文情感美文
文章内容页

暂离尘嚣

  • 作者: 刘武明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12-16
  • 被阅读
  •   暂离尘嚣

      每天晚饭过后散步,成为我的必修课,顺着大街小巷走,往来车辆多,汽车尾气刺鼻难闻,在黄桷树公园转悠,空气相对较好,但广场舞的嘈杂让人够呛。越过冬季,天气转暖,我会选择到郊外散步,顺着通往城北土垭村的道路,爬上“祥园”背后的小山坡,沿着蜿蜒曲折的水泥公路,穿过三四个院落,直抵公路尽头再折返。晚饭过后,一般在六点四十出发,爬上小山坡七点刚过,此时正值夕阳西下,呼吸稍显急促,不由放慢脚步小歇片刻。转过身来,眺望远方,邻水县城尽收眼底,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大半个天空,连绵的华蓥山静谧沉稳,一向放荡不羁的城市也收敛不少,鳞次栉比的高楼变得宁静安祥,喧闹火热的场景隐蔽到了楼宇间,不时传来的汽车鸣笛声也没平日那么讨人厌,反倒觉得有些清脆悦耳。清风迎面袭来,整个人顿感神清气爽。

      稍稍缓过气来,继续前行,飞鸟从头顶的天空掠过,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芳香四溢,引来一群蜜蜂王子和一些蝴蝶仙子,它们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几名顽皮的孩子在田边捉蝴蝶。路旁地里一对老年夫妇佝偻着身躯忙着为豆苗除草施肥。不远处传来“驾、驾、沟——驭——”的声响,应声寻去一位老大爷正驭牛耕田。沉睡的大地慢慢苏醒,万物充满生机与活力,眼前这一切撩动着我的内心,平寂的心境微微荡起涟漪。此情此景出现过无数次,但不同的阅历,不同心境,有着不一样的感受。在乡镇工作那段时间,有很多时候都穿梭在田间地头,丰禾的田园风光至少在邻水境内是无与伦比,但我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说得冠冕堂皇些,那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推进农业产业化进程上,说白了也就是挖空心思,劳民伤财,大搞政绩工程,博得领导的赏识,为自己的仕途投机钻营。

      美景无处不在,美情却不常有。任何人一旦身陷名利场,就注定被浮云遮眼,出淤泥而不染的是荷花,它不是有灵魂的生命,没有谁身处宦海敢说他不渴求升迁提拔,没有谁下海经商不是为了逐利赚钱。心境淡然的则会遵循游戏规则,坦然面对得失,急功近利者往往不择手段,断送自己大好前程。回想当年偶有被“尊着”那飘飘然的状态,面对利益诱惑时的思想挣扎,庆幸自己尚能保持那份淡然,更重要的是能够拥有现在这份闲情逸致。

      不觉间信步迈进一个农家院落,错落的农舍把并不宽敞的公路逼得更窄,一棵弯曲的饱经沧桑的黄桷树也来凑热闹,从最拥挤的地方拔地而起,把几栋房屋和公路都遮挡住了,夕阳透过枝叶,投下点点斑勃。四五个孩童在树下嬉耍,我摸出手机,正准备拍下这一幕,他们见我要拍照,一哄散去,于是我使出小伎俩,戏称拍下今晚会在电视里播出,三个男孩半信半疑摆好姿势配合拍摄,另外两个女孩怎么也不肯相信,含笑远远躲开。人自呱呱坠地那天,不仅身体一天一天在长大,知识一天一天在增长,思想一天一天也在变得成熟,说透了其实是迈向虚荣、狡诈、矫饰的过程,甚至还有些会变得卑鄙无耻。近来不知有多少次梦回三十载前,其实是对天真无邪日子的追忆,对心如明镜状态的怀念,总希望眼里任何事物都那么纯洁无暇,哪样事情都那么简单纯粹,身边的人都那么淳朴善良。

      每次经过池塘边的农舍,总能遇见一位老人静静地坐在屋檐下,叼着长长的烟斗,神情悠然自得,我仿佛能揣摩得到他恬静安然的内心,老人一生最看重的无非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最关心的无非是子女的谈婚论嫁,既便偶会与邻里发生磕磕碰碰,他们也会采取最直率的方式解决,绝不会有绞尽脑汁、虚伪圆滑、阴险狡诈,比起整天忙于出席各种社会活动那些所谓得道高僧,这才算得上真正意义的超凡脱俗。一路上发现有很多空置的农舍,一栋栋修得十分气派,据说房屋的主人们都受够了乡村生活的清贫寡淡,奔向城市的锦衣繁华,但我能料到,他们终有一天会厌烦城市生活的追名逐利和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

      抵达公路尽头的院落,夜幕悄然降临,村民们陆续收工回家,忙着张罗晚饭,而我也开始折返往回走。来到刚刚观赏日落的位置,放眼望去,夜幕中的邻水县城灯火通明,霓虹闪烁。随着离城市越来越近,空气中弥漫着的嫩绿草香逐渐变成汽车尾气味,寂然无声的状态逐渐变得喧闹嘈杂,心境油然而生几许焦躁。此刻不由想起杨绛先生那句非常经典的话:“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我们曾经如此渴望世界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本文标题:暂离尘嚣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99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