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聚散皆是缘

  • 作者: 树司春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水弯弯,

      月弯弯,

      弯在眉心一闪欢。

      婵娟映水天。

      聚是缘,

      散是缘,

      聚散红尘刹那间,

      情丝藕断连。

      雨下了整整一天,细绵绵的,没完没了……这雨丝情重义长,藕断丝连,让天与地柔柔相牵,缱绻相思,难分难舍。撑着伞与你同行在雨际里,心生清欢,心波轻扬。人生难得几回聚,这一路走来,千万人中唯你相伴,又该是几生几世万千次的回眸擦肩?

      沿着弋江大堤,你我同行在回家的路上,河岸芳草萋萋,杨柳成行,柳丝婀娜起舞,柳絮随风飞扬,轻轻地落在你的肩上,黏在你的背上,挽住你的青丝,钻进你的耳廓,你一点感觉都没有,而我忽然觉得你青丝染上了淡淡的白霜,嫣然一笑,恰似天际的晚霞。晚霞映红了弋水,弋水无声地流淌,冲刷千年流沙,使河道越行越宽,流去的只是岁月,而碧水却依然款款缓步,弯弯曲曲,从容向前。

      人都说女人之美当含蓄温婉,娇恬而不蛮横,羞涩而不缺场,静若雨中花蕾,动若小溪潺潺,媚得像初三的新月,眉生七彩却不光芒逼人。实话说,你不含蓄却带有几分粗野,你不娇恬却暴躁鲁莽,你不羞涩却造作冲撞,静若雨后泥淖,动若烟花燃炮,一不留神就被你炸得七窍生烟,魂飞魄散,嵬嵬乎荡荡乎,凋了凋了,急着要去阎罗爷那里报到。谁叫我偷懒,最后一个报到,来的时候被上帝奚落,就势往你身边一撂,成全了你我万千年的美好。佛曰,聚是缘,散是缘。我说,聚是圆,散也是圆。既然聚了,那就是圆,天上的月儿,三十天里只有两次,地上的人儿前生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一次碰衣服。你看,相聚是多么不容易!我看,那小尼姑前生至少眸了阿Q一千回,不然阿Q怎能摸得着那秃头,且老是觉得手指有些腻。我既然摸了你这张牌,即使配成了鳖十,也要勇敢地豁出去,从容出牌,把自己看成堆家或许还是赢家。即便不是堆家,万一来个三鳖打和,也还确保自己不输钱。人生就是这样奇妙,想得到的偏偏失去,得到的往往不曾想到。炽手的山芋该你的,万万不能往耗子嘴边撂,烫了耗子是小,失去山芋饥饿难熬。山一程,水一程,能与你同行就好。即便走散了,那也是圆,圆了一段路,圆了今生缘。

      有人说男人是大山,可让千万女人踩,脊梁压不弯。却不知男人的软肋一旦被女人碰上,男人成了豆腐渣。女人似水,石头都能穿心过,即便是钢铁汉,摸着了软肋经久洗刷,最后都还原成烂泥巴。一旦离开女人的手,男人还是钢铁汉。我想,古今中外最厉害的女人莫过于女娲了。她将所有的男人都捏成泥,炼成五色石,补苍天之漏洞,造福于人类,以至后来的人们都感激女娲,感激她勇敢善良,胆略齐天,为拯救天下苍生赴汤蹈火而不辞。却不知女娲手肘的泥巴们是何等的惨烈,统统被扔进熔炉,忍受三昧真火练就的痛苦,最后模模糊糊分不清你我,连成一块,成就了浩瀚天体。可贾宝玉除外,躲过昧火之劫,硬生生躺在大荒山的青埂峰上,补天不成,一任风吹雨打日晒霜侵,逍遥自在,玩世不恭。那空空道人与渺渺真人见其不成天材,将他带到华世放进荣国府,企图打造成地材,却依然徒劳一场。他泄露了天大的秘密,说女人都是水做的,男人都是泥做的。泥自然见不得水,贾宝玉终究不能成才,都是被那些小蹄子们的水泡的,最后哪有不散的道理,身本泥来还泥去,只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那绛珠草林黛玉是来还泪的,这顽石贾宝玉又何尝不是还缘的呢?

      遇上你是缘,是天地造化,是天机撮合。恰如九大行星连珠,转眼间又各自按照自己的轨迹运行离去。《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从历史的夹缝里窥视出动乱或是安定的发展轨迹。世界本源于无,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分阳阴,立天地。人本天地所生,禀阴阳之气而成形,食五谷而使血肉充盈,读圣贤书与圣贤精神交游而使头脑聪颖,长智慧明事理。读老子学会隐忍,参透水的本性,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人之所以前怕狼后怕虎,是因为害怕自己的身体被吃掉,倘若脑海里没了自己,还有什么患得患失呢?那就行大道如入无人之境了,最后融入大自然,一任花开花落不喜不悲,云卷云舒不惊不慢。读孔子知礼节,万事万物都是以仁为核心。一切物种的精髓都深藏在仁中,物有仁可再生,人有仁能通情达理,为他人着想,人就与天地大道相通了。读孟子能舍身取义,见义勇为,能异想天开地在井井有条的社会秩序中生活。遇上你,读你懂你分享你,离开你,想你念你效仿你。你是我的师,你是我的尺,你是我的源,你是我的缘,你是我的情,你是我的魂。常在梦中轻轻地触摸你,可十指始终未能触及,朦胧的云纱就是那隔世的情缘。

      聚散皆有定,叶落亦是缘。相信,心中有你,在那拐弯的转角处定会遇见你。心有灵犀,意识流就是那红尘的弦,天生俞伯牙弹高山流水,地造钟子期懂绝妙佳音。汤汤流水,鹬走鹤鸣。巍巍松涛,天籁之声。子期既死,琴弦何用?琴折弦断,百世不弹。伯牙子期,何聚何散。

      本文标题:聚散皆是缘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30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