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无人区工作纪实(上)(3)

  • 作者: 沙月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公路经过一个小山包时,路边有十几户人家,普处说这是仲巴县的旧址,因为这儿风大,冬天太冷了,县城已经搬到山脚下了。

      翻过小山包,果然,我们看到北边远远的山脚下,有一片建筑——是仲巴县城。

      十几分钟,我们离开西去的219国道,往北沿着那条五公里左右的笔直大道,直直进了县城。

      时间是下午五点多。

      车子直接开进一家字号为“雅江宾馆”的后院里。据介绍是县城里的“星级宾馆”。地处街道中心地段,二层(县城里最高的建筑是县中学的教学楼,三层的)。一层是面临大街的商铺,大门进去转入后院,上楼就是客房。老板很有商业头脑的。

      到客房一看,啊……衣柜的门扇一边掉在那里,桌上一台旧电视,卫生间里放着一个大塑料桶,里面装满水,一只马勺,两个脸盆。墙上贴着张纸,内容大体上是电力紧张,每天睡前供电三十分钟,水管没有水,请用桶里的水……

      想擦把脸,往脸盆舀了勺水,伸手一探,蜂蜇一般的冷痛——只好作罢。我笑了笑,无奈,给毛巾上滴了点水,胡乱擦擦。

      很坦然也很理解——我没有任何不适的心理。仲巴县平均海拔五千多米,县城海拔四千七百七十二米,有这个条件已经很好了。再说,我们工作只住一两天,实在没有什么的。当地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长期守望在这里,任何的埋怨和挑剔都是对他们的一种伤害,那样,我的心灵是永远不会安宁的……

      时间不多,我必须抓紧时间去看看普琼(和我们采访的主人公同名)弟弟。刚出门,碰上小唐,相约一起去。

      阳光很透明。街上没有常见的那种嘈杂和喧闹,没有那种俗气很重的熙熙攘攘,商铺里的老板百无聊赖地看着外面,街上的寥落的行人慢悠悠地走着。最显眼的是高高矗立的中国电信铁塔。街中心有个四五十公分高的水泥圆台,七八个男女牧民坐在那儿聊天。一侧的街边有四五张台球案子,一群小伙子在玩台球。另一侧停放着大客车。红褐色的建筑是农贸市场。远处橘红色屋顶的是县委政府……

      我跟小唐开玩笑地说着那个是街心花园,那个是长途汽车站,那个是游乐中心……

      迎面见到来接我们的普琼,便一起去了县委里面他的住处。

      四处游荡的野狗不少,但不会随便咬人的。听说是牧民们家里狗下仔了,不愿意养活那么多的,就带来放养在县城里,至少它们生存起来容易点儿。

      普处电话催我们吃饭。

      匆匆和普琼告辞,赶回“雅江宾馆”门前,大家已经等着了。

      和负责教育工作的副县长打过招呼之后,我们一起去“黔渝饭馆”用餐。

      “黔渝饭馆”在街边一处破旧的平房里,饭菜式样不少。沿低矮的走道进去有一些五合板隔开的小房间,该是“雅间”了。经过两个“雅间”,隐约看见里面有军人在吃火锅(时值老兵复原时候)。我们在最里头靠外的“雅间”坐定。

      一张圆桌,八九盘菜,十来个人。我们四个,地区四个,副县长和教育局长等。饭菜不错,我们吃得很香,只是后背朝着隔墙的方向寒气阵阵,冷簌簌的。听说这里蔬菜十几块钱一斤,看得出荤菜明显居多。

      副县长谈起了他去澳大利亚考察的故事助兴。不到半个小时,看大家饭吃得差不多好了,便说,去甜茶馆吧,那儿暖和。

      我们一行人就来到街面上的“清香阁”藏式茶馆。

      “长脖子”牛粪火炉散热量很大,“青龙阁”里暖烘烘的。我们上了二楼。先喝了几杯酥油茶暖暖身子。随后,拉次副县长招呼上啤酒,说喝点啤酒晚上好睡觉。我当时心理纳闷,喝啤酒和睡觉有什么关系呢?在地方同志们的一再要求下,除了摄像小唐,我们几个推辞不了,只好慢慢喝了起来。

      算是一次小型会议吧,普处跟大家就这次采访事宜进行了沟通,考虑到时间太紧,约定明天六点钟准时出发,早餐肯定没有办法吃的,安排县教育局刘局长马上去街上饭馆准备足够的馒头、咸菜、凉菜、方便面等,以备明天“路餐”。我是第一次听到“路餐”这个说法,看来县上的同志们经常“路餐”了……

      大约十点多,我们回到宾馆。拉次副县长专门打电话给我们要了半个小时的电,我们才不至于黑灯瞎火地摸索了。

      房间里没有任何取暖设备,的确太冷。我只好把呢子外套脱下,连袜子也不敢脱就钻进被窝,趁着还有电,哆哆嗦嗦地抓紧写了当天日记。

      电停了。花了大约四十多分钟,我才强迫自己入睡了。

      12月1日 星期三 晴

      迷迷糊糊之中,听见隔壁房间有响动,打开手机一看,凌晨五点三十分。

      起床。利用打火机的亮光,在桌上找到一截蜡烛头点着,来到卫生间,从塑料桶里打了一杯凉水刷牙。可是水一到口里,凉得牙骨头生疼,我不得不放弃刷牙的想法。“扑”的吐掉一半,将另一半在嘴里温了一会,用半口水嗽了嗽口。洗脸肯定是不行的。蘸点水,把毛巾的一角弄湿,擦擦了事。

      师傅们已经在楼下发动了车子。

      天很黑。车子的大灯显得分外明亮。

      我们上车后,县局带队的车子已经吼叫着跑出很远了。

      刹时就出了县城,前边带队的车子尾灯看不见了。尹师傅凭着经验在荒滩上摸索着找路。过了一会儿,总算找到了路,便加紧追赶。

      黑夜里,砂石路面,犹如大海里一只小船,车子颠簸得厉害。

      小唐说,他昨晚冻醒来五六次,几乎没有睡。我们就议论起来,啤酒怎么说也是酒,是有热量的,睡前喝点,肯定是长期生活在这里人们的经验之谈,下乡还是要入乡随俗。

      车窗外黑黝黝的。感觉过了一条山沟,又翻越了两座山。

      到了九点十五分的时候,天色开始放亮。

      在一块平坦的地方,带路的车子停下了。短暂休息。

    本文标题:无人区工作纪实(上)(3)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3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