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无人区工作纪实(上)(4)

  • 作者: 沙月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驾驶员确实需要喘口气了,他们太累了。三个多小时里,他们全神贯注地驾车,用香烟来驱除疲劳,看着叫人心疼。

      我们继续赶路。

      东边山顶上的天幕已经涂上了一层柔柔的浅黄色。

      赤裸的山体浑圆饱满,似乎还在酣睡。远处苍凉的山脚下,偶尔有几只羚羊跑过,那秀美轻灵的身影仿佛一道漂亮的闪电。距离我们有三四公里远的荒滩上,一团儿尘土旋过,是野驴,有六头。倏然站定,一字排开,一律回头对我们行注目礼。它们站定后的间距似乎量过,非常整体,简直受过专门训练似的。

      我们几个看呆了。

      连续爬了几座大山包。过上十几二十公里,偶尔可以碰见路旁零星的牧人的帐篷,缕缕炊烟在清冷的荒原上升起,几只牧羊犬追着我们的车子狂吠,一条无名的小河,两岸是闪着白光的冰碴,中间是蓝蓝的河水流动……

      尹师傅双手紧握方向盘,眼睛紧紧盯着前方。

      车子的引擎蜂群嗡鸣般低声吼着,我们没有言语。小袁睡着了,身体随着车子的颠簸左右摇晃着……

      我没有丝毫睡意。

      车窗外,那沉寂肃穆的亘古荒原,把我的思想引向很遥远的地方——只有在这种地方,在这个时候,才真真切切感觉到天地之阔大,人们之渺小,所有的争权夺利、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玩权摆阔、卖弄姿色、显摆名头、猜疑嫉妒……种种丑陋卑鄙,确实叫人不屑不齿甚至恶心。我们来在世上,是一种偶然。我们去了,是一种必然。我们生活着,是天地的特殊眷顾。我们只能认真地去做好应该做好的每一件事情,我们只能亲切地对待应该对待的每一个人,我们还要什么呢……???

      危险无时不在。山坡上的砂石路搓板不平,稍有闪失,后果不堪设想。但无论如何,比起藏东南悬崖上的公路,绝对是好多了。

      太阳已经跃上山顶。

      前面不远是个小山村,大约有不到十户人家。一高一矮两个牧女,穿着红绿黑滚边的光板羊皮藏袍,花头巾包头,只露出两只黑亮的大眼睛,“哦——哦——”地吆喝着羊群走上了村头的小桥……

      我们在桥头停下车子,等羊群过去。

      打开车窗,我看见远山曲线浑圆,一片金黄,庄严瑰丽,十分美妙的景色——赶紧拍摄了下来。

      绕到北边山坡下,过了不长的一段冰碴路面,便看见远远荒原上有一簇建筑物。前面车子打来手机,说再有不到十公里,就到隆格尔了。

      隆格尔是我们确定的去仁多乡的中途休息点。昨晚,县局刘局长已经给隆格尔乡小学打过电话,叫他们准备点热水,我们要在他们那里休息吃饭。

      转眼间,隆格尔乡就到了眼前。看表,是十点一刻。

      我们随着刘局带路的车子,径直来到了隆格尔乡小学门口。下车后,走进一家“字号”为(实际上是放在屋顶的一块一尺见方的小木板)“白朗茶馆”的小土屋里。

      也许是隆格尔乡小学方面没有想到我们来得这么快,也许是我们三台车子比较好确实赶得快了,反正,他们一切都没有准备好,牛粪火炉刚刚生火,小小的土屋子满是烟雾,热水瓶里只有半瓶温开水了。

      刘局有些急了。普处劝了他,说不急,等会儿。

      肚子的确饿得咕咕叫,体内的热量似乎剩下不多了,特别难受。我想,大家肯定都一样的。我们轻松地说笑着,企图减轻乡小学老师们的难堪。真得,确实没有什么的。我们是来工作,不是来赴宴的。人活着不能光为了吃啊喝啊。再说,隆格尔的老师们也不容易啊。已经够麻烦他们的了……这绝对不是什么高尚之类的,只是我们对待他人必须的应该的体谅而已……

      刘局取来我们准备的“路餐”,大家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就着咸菜和凉牛肉,我吃了两个冷馒头,又取了盒方便面,我倒了半面盒的温开水(水太少了,必须顾及其他人)。面条自然不可能泡透了,就那么半干半软的嚼了起来(其实,我主要是为了喝方便面的辣椒调料水取热的)。吃喝以后,浑身舒服多了——好久好久以来,那是我吃得最香的一顿饭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有人还在等待炉子上的开水。

      屋子里烟雾太大,也没有多少温度。估计出发还得等一会,我就一人踅出来,趁机去小学校里面看看。

      水晶般的阳光洒满山川,没有风,四下里显得安详寂静。毕竟是高原深处的早晨,气温还是比较低的,估计室外也就是零下20度左右吧。

      学校大铁门是锁着的,门扇下是施工没有用完的一堆石子。两侧是校牌,看得出历经风打雨蚀,字迹斑驳。右侧不远另开了小门,离“白朗茶馆”只有几步远近。

      我从小门进去。

      二〇〇八年仲巴地震后,校舍重建,教室、食堂、宿舍、办公室等一律建成防震等级较高的水泥建筑。只是校园的室外地面还没有来得及硬化,围墙边堆放着一些建筑垃圾还没有拉走。

      馆长和小唐他们也来了。

      馆长熟悉情况,带我们去看了新建的能吸收太阳能自动升温保暖的学生食堂。随后,我们来到教学区。是早晨第一节课时间,我和几位没有课的老师聊了一会,怕打扰学生上课,没有去教室看。

      将近十二点,差不多该出发了。我们不能在这里耽误过久,这儿距离仁多还有二百多公里路程,按计划,下午还得在仁多乡工作大半天呢。

      我们离开隆格尔乡小学,和老师们告辞。刘局安排他们准备一下,我们明天返回时必须要在这里休息吃饭的。隆格尔乡是县城到仁多乡中间的“驿站”,在这空旷寂寥的无人区里,错过了,就得在荒野里休憩。

      车子卷起一阵尘烟,出了隆格尔,在荒原上的砂石路上往北疾驰。

      北边,地平线的尽头是看不到尽头的远山,山下隐约平铺着一条深蓝色的带子。听说,那就是塔惹措,一个很大的高原咸水湖。听当地牧人说,塔惹措是很神奇的湖泊,曾经有人到湖里探险,结果神秘地失踪了。所以,当地牧人就经常祭祀它,从来不敢惊动它的。他们还说,在山的那边,还有一个差不多大的湖泊,是淡水湖,人畜可以饮用的,而且,两个相邻的湖泊地下是相通的,

    本文标题:无人区工作纪实(上)(4)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3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