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无人区工作纪实(下)(2)

  • 作者: 沙月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随后,我又去了汉语老师索平、数学老师益西次仁家,和他们谈了好多。

      一脸孩子气的贵桑老师是幼师毕业,分到这里不久,他很活泼,给我讲着学校和普琼的故事。这里的学生大部分没有见过树,他们不知道树是什么。老师给孩子们讲“树”的时候,只好说“树,就是大大的草一样的”。一次老师带几个同学到昂仁县桑桑(地名)那里参加竞赛,第一次看到树,就惊喜拉着老师:“老师,快看,那里有大草!”……

      曲珍,大个,有一对漂亮的大眼睛。她是学校唯一的英语老师。她给我说,学生们很喜欢她的课,校长也很关心他们年轻老师……

      去了几个班级,和学生们聊了聊。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说着,笑着……黑黝黝的脸庞上满是欢乐。

      乡党委书记尼玛顿珠是个精干的小个子,他的老家在山南,二〇〇五年到仁多任职的。说起普琼,说起仁多乡的教育发展,他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他给我介绍说,仁多乡地处无人区南侧,平均海拔五千多米,全乡面积有五百六十四万亩,人口却只有一千九百五十二人,五个行政村十三个自然村。近年来,全乡出了三个大学生,适龄儿童入学率、巩固率保持在百分之百,如今到县中学上学的学生是“个子越来越小,成绩越来越高”……

      三个多小时过去了,天色渐暗。

      来学校看热闹的老乡们慢慢散去。

      晚饭时候到了。我要求去食堂看学生们晚餐。按照食谱,晚餐是面条。

      面条做的不错。食堂里熙熙攘攘的,很是热闹。几个管理老师在来回照看着学生。可是,刹那间,我震惊了。我看见孩子们,几乎是全部,没有用勺子和筷子,用手在抓着面条往嘴里塞……我感到心里一阵阵纠结地痛。

      从学生食堂里出来,我和陪同的老师谈起了这些问题。宁可少考点分数,也一定要把学生行为养成当成最重要的事情来抓,比如洗手洗脸的程序和标准,比如如何使用筷子,比如不要吮手指等等,要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反复地教。边和大家交流,我边示范性地再次对我身边那个吮手指的孩子说,不要吮哦,那很不好的,手冷的话可以揣在怀里——

      (以后三年之中,我又先后两次来到这所小学。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孩子们吃饭学会了使用筷子和勺子,行为习惯特别是卫生习惯进步很大。)

      又来了几个老师,跟我谈起困扰他们教育教学方面的问题。我给他们一一地耐心地讲解分析,并提出了我的建议,帮他们出主意想办法……

      围得人越来越多。一看,普处、拉局他们都在外围那里站着,听着,点着头。

      不能叫大家再等了。我说,我们去吃饭吧,边吃边谈。

      我们的晚饭安排在学校对面的“饭馆”里。

      准确地说,那是一户做客栈生意的人家。听说,好像是康区(康巴地区的人善于做生意的)那里来的。朝学校的一面是大门和围墙,其他三面是十几间土木结构的平房,和西北地区的“干打垒”差不多少。院子有篮球场大小,停放着两台卡车和我们的车子。

      “饭馆”是西边一排的套间,门口放着一个台球案子,用彩条塑料编织布包着,看样子好久不用了。

      屋子里很暖和,长脖子火炉里的火呼呼地燃得很旺。

      立柱、墙壁、房顶裸露的椽子灰乌乌的。

      火炉占去了屋子里一大块地方,四面有七八条窄窄的藏式沙发和齐膝高低的小木几,已经很破旧了。

      光线昏黄黯淡,一切显得乌乌的。

      揭开厚厚的门帘进去,女主人在案板上准备着晚餐。两个十七八岁的“普姆(姑娘)”跑前跑后的忙碌着。

      大家已经在里面的“雅间”坐着了,喝茶闲聊。

      “晚膳”是米饭和炒菜。有土豆炖牛肉、萝卜丝炒牛肉,还有一碟泡菜。

      吃起来的确很香,突然想起苏联十月革命的目标也不就是这样的嘛。心里就笑了。

      刚放下筷子,矮个子的尼玛书记就带着学校的老师们进来了。他们知道我们明天必须赶回县里,来向我们敬酒。

      小袁和小唐明天早晨要起早拍摄仁多黎明的镜头,就招呼了一声回去睡了。

      我先喝了一小瓶(二两装的那种)二锅头,暖和下身子。想离开,确实没有合适的理由。硬走,伤了大家的好意,也不好。干脆趁着这个机会,和大家再聊聊,我想。于是,就和大家一样喝起啤酒来。

      按礼仪习惯,是主人分别给我们敬酒。

      酒歌唱起来了,高亢而深情:

      一朵白云亲吻太阳

      一座雪山映霞光

      一顶帐篷岁月沧桑

      游荡着我的渴望

      一首牧歌

      唱不完好日子哟

      一条哈达

      连接着人间天上

      草原深处是我家

      最难忘的

      是那一碗酥油茶

      一碗酥油茶

      藏族人家

      那是一首抒情诗

      一幅风俗画

      ……

      外面,满天星斗,黑黢黢的山脊,还有那无忌的野风……

      藏歌很少悲歌的,和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一样,永远是那样的高亢、舒畅、嘹亮……

      他们应该接受我的礼赞——我感到一种愧疚。

      那的确是一个很特别的夜晚。

      普处和领导们在一起,他喊我去他那边,我悄声说了我的顺带采访的目的所在,他便没再勉强。

      我和索平、曲珍、贵桑、益西次仁一帮子老师在一起,给他们一一敬了酒,大部分时间用做和他们聊生活、感情、学习和工作。他们把我当做可以信赖的人,争着向我尽情倾诉——

      酒歌一曲接一曲唱着。

    本文标题:无人区工作纪实(下)(2)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3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