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无人区工作纪实(下)(3)

  • 作者: 沙月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微醺的空气里,充满着欢乐、温馨与亲密无间。

      老师们告诉我,听说我们来了,乡里像过年一样。村头那家卡拉OK里也聚集了不少人。问我还来不……

      这里很少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我想。

      我说,我一定会再来的!!!

      一切简陋的不能再简陋,气氛热烈的不能再热烈——似乎总有一种看不见的东西在猛烈地撞击我的心灵……

      我走出屋子,独自在院子里站着,顺着满天星斗,努力地向天地相接的地方望着,仔细扑捉着静默里那种莫名的细微的声响,嗅着夜晚雪山草原吹来的味道……

      晚宴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多了。

      老师们簇拥着,非要把我们送到乡政府门口。

      我们下榻的“宾馆”就是乡上的会议室。

      会议室中间是火炉,沿着四壁摆好了八九个木质靠背条凳,被褥放上,便成了我们的“床铺”。

      小袁、小唐和尹师傅他们早已经睡着了。

      摸摸,火炉冰凉。

      为了不打扰他们。我们几个心照不宣地找了“床铺”,借着窗外的微弱的星光,悄悄地钻进被窝。

      我是穿着衣服睡的,身上盖着两条被子。

      开始,感觉至少应该把头伸在被子外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其实我想错了。不到一刻钟,我的额头和脸颊已经感到冷得发麻了,只好把头缩进去。

      被窝里的感觉像深秋的清晨一样凉爽,衣服似乎和肌肤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尽量蜷缩着,保持体内的热量。很想翻动身子,又想着一屋子“战友”,睡着太不容易了,不去扰动他们了,就努力克制着。想思考点什么,思路总是集中不起来,一会儿茫茫繁星的夜空,一会儿是崎岖的山道,一会儿是湛蓝的湖泊……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感觉睡了好久,又醒了,要解手。

      天冷就这样,没有法子。

      看看表盘上的荧光,凌晨四点多。

      厕所在乡政府大院的西南角。

      我便轻轻地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出“宿舍”。

      朦胧中,看见两三只野狗的黑影在大院里游荡。

      我壮着胆子,往厕所走,一只个头不小的野狗竟跟了来。

      豁出了——我没有理睬它——照办自己的事情。

      它看看没有什么特别的,也没多呆,就拧转身走了。

      回到“宿舍”睡下,照旧……

      再次醒来,是听到响动了。

      看表,还不到七点。

      是小袁和小唐起床了——他们赶在日出之前拍摄仁多日出、学生们早起洗簌用餐、老师们清晨照顾学生等等镜头。这是两个很认真敬业的年轻人。

      朦朦胧胧中,看见他们两个轻轻地准备着摄像器材,把脸盆靠墙跟斜立着,从热水瓶倒了一牙缸热水,又倒在脸盆里,蘸着擦了把脸。随后,两人拿着器材就出门去了。

      我一声不吭地躺在那里,想着,多么好的年轻人啊。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暖意袭来,也不怎么冷了。

      睡是肯定睡不着了,起来吧,大家还都睡觉,去那里呢?

      就这样干熬着,乱七八糟地想着,没有逻辑,没有主题……

      12月2日 星期四 晴

      九点多了。外面已经洒满了金色的阳光。

      我们起来,正在“擦脸”,小袁、小唐回来了,带着一身寒气,一边兴奋地谈论着拍摄的情景,一边缩着脖子直呵手,嘴里不停地嘘嘘着,看来冻得够呛……

      尹师傅想从阿里那边绕回主干道,不想再走来的路了。县上的师傅说那条路的情况不明,万一大雪封山,更危险的。争论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原路返回。

      吃饭还是在昨晚的地方,很简单的:两碟咸菜,稀饭馒头。

      匆匆吃罢,两个年轻人急着去学校拍摄,我们也就跟着去帮忙。

      时间过得太快,不觉间,已经十一点了。

      拍摄人物已经完成。

      刘局给隆格尔打了电话,安排了午饭。

      在学校大门外,我们和学校全体教职员工合影留念。

      我们和当地的老师们、乡干部等一一道别。学生们也围了上来。

      老师们一个劲地说,再来哦,再来……

      不能再耽搁了,否则就不能按时到达今晚休息的地方。

      挣脱了温暖的双手,我们都钻进了师傅们早已发动的车子,和大家挥手告别……

      车子挤开人群,慢慢走着。车窗外的人们跟随着车子小跑着,听不清他们嘴里在叫着什么。就这样,他们一直跟了好远好远……

      “我一定要再来的!”我想着,我答应过他们。

      我不敢回头去看,担心自己感情地大堤决口——

      从仁多到隆格尔,中间要翻越两道五千米以上的雪山。为了赶路,师傅们提高了车速。

      车子在寂静地荒原上狂奔——

      县局的车子开路,地区和我们的车子居中,昨天下午赶来的县教研室的车子殿后。

      四点多,我们赶到了隆格尔。

      下车后才听说,殿后的车子蹭上山崖了。好在人员都安全着,只是车子回去得好好修修了。

      隆格尔小学的老师准备好了一脸盆儿清煮牛肉,小孩儿拳头大小的切块,还有一脸盆儿牛肉汤。为了不影响学校教学工作,用餐地点依然安排在那间狭小阴暗的土坯屋子里。铁皮火炉燃着,比来时暖和多了。

      又饿又累,大家不用客气,各自找碗盛肉,没用人坐着,也没有人使用筷子,大家抓起大块牛肉狼吞虎咽。那阵势,极易使人联想到电视剧里土匪山寨里吃喝的场景……

      尽管已经到了无人区的边缘地带,但是前面还要翻越两座五千米的雪山,路不好走。在天黑以前,我们必须赶到仲巴县城,否则很麻烦的。

    本文标题:无人区工作纪实(下)(3)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3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