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感悟生活
文章内容页

故乡的烧饼

  • 作者: 竹影清风
  • 来源: 网友推荐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烧饼是面粉如工的普通点心,休闲食品,在苏北地区司空见惯,或充餐、或飨客,别看只是风味小吃,在我故乡却也登大雅之堂。

      早晨邀上至爱亲朋,在茶馆小聚,手捧紫砂茶壶,纵论天下,海阔天空,一边呷饮香酩,一边品尝烧饼,那可是莫大的享受,也是人生一大乐事。不过,要达到这样的境界与高度的烧饼,论口味品质,非故乡烧饼莫属!

      人们都知道黄桥烧饼最著名,其实,黄桥烧饼追根寻源却在故乡。听上辈人讲,黄桥烧饼的手艺是从故乡师傅这里学去的。此话只是传说,到底孰真孰假,笔者也未加考证,但故乡烧饼最为有名,可窥一斑,总之,故乡烧饼可称得上饼中极品。

      孩提时代,我家庭经济尚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一毛钱可买五个烧饼,早上上学,我常以烧饼充饥。所以,我对故乡烧饼怀有特殊的感情。

      故乡烧饼的特点是外脆内酥,香味扑鼻,黄澄澄,金灿灿,“色香味”俱佳,撩人食欲。

      我家的前门临大街,正与一家烧饼店门对门,当中仅隔一丈有余的石板街,“鸡犬之声相闻”。

      烧饼铺里的一举一动,悉数一览无遗,尽收眼底。天长日久,耳濡目染,渐渐也熟悉了这烧饼的生产流程。

      每天早上出炉烧饼的食材,其实,前一天就要打理准备,包括韭菜、萝卜丝、虾仁、油渣、白糖等馅料和芝麻、糖稀等辅料,“面面俱到”,一一备妥。该切的要切好,该洗的要濯洗。其中尤和面抐酵,最见功夫。

      首先要将整贷优质面粉,倒进一个广口大缸,和水掺和,然后,一个老师傅“赤膊上阵”,不断地揉搓抐压,翻来复去,等粘合一体后,又再摊开再抐,也不知经过多少次反复,烧饼酵才算达到要求,没有一定体力与耐力的人,是胜任不了这项工作的。

      在抐酵的过程中,还要放进发酵的老酵,掺和一定比例的石碱水,有人说是防变酸,有人说是改善口感。然后,蒙上布放置一夜,让其发酵。

      一直到现在,我也并不明白石碱在抐酵中扮演什么角色。

      第二天,我还流连在沉沉梦乡,街上早已人声鼎沸,烧饼店也已忙碌起来,开始了一天的营生。等到我来到烧饼店,早市高峰已过,不是买冷的“吃残羹剩饭”,就要“守株待兔”,而等候就有读书迟到的风险,所以,往往让我陷入两难的境地。

      贴饼师傅上身赤裸,腰间扎着一条白色的围腰,贴饼动作娴熟老道,既麻利又规范,个个都似水浒里的“拼命三郎”,身手不凡。只见他的双手在炙热的炉腔里上下飞舞,左右开弓,既像飞蛾扑火,又像火中取栗!

      “拍!”“拍!”“拍!”几声脆响,“三下五除二”,不费吹灰之力,一眨眼的功夫,那三十个烧饼坯子,已乖乖地在炉壁四周“安营扎寨”。

      那些贴饼师傅一到夏天,个个赤膊上阵,汗流浃背,仅着一条肥大的短裤,面孔与壮硕的两臂常常被碳火烤得绯红。

      烧饼妒子周围常常还众星拱般云集了很多等待取货的食客。他们一边欣赏贴饼师傅的精堪技艺,一边不断发出啧啧称奇的惊叹之声。

      我已离开故乡五十载,很多尘封的往事,已成过眼云烟、“明日黄花”,惟有故乡的味道还镌刻在绵绵的记忆中。

      为了抚慰邈远的思乡情结,每当在他乡看到稔熟的烧饼,我总抑制不住澎湃的情感激流,非买一两只尝尝不可!

      然而,失望得很!不知为什么,没有一个地方的烧饼,俱有故乡的天生丽质,品质味道,启齿留芳。

      做到那样精致,那样地道,那样考究,那样可口芬香,那样享誉四方!

      作者:马鼎奇

      本文标题:故乡的烧饼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3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