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七月的绿色

  • 作者: 佚名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梦见,和父母下地去干活了,还是那块地,还是那熟悉的场景,我跟在母亲的屁股后面摘着她刨起来的土豆。

      我想我该是想家了吧?想在厚厚的黄土地上赤裸着光脚丫肆意地跳跃;我想我该是想爹娘了吧?想在他们面前的那种撒娇与任性,想要躺在温暖的土炕上听母亲一遍遍絮叨着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

      这个时节,土豆没有成熟,就是苗上的花儿想必也没有开放,可是庄稼地里已然是绿油油一片了。爹,应该是天天去地里锄草了吧?炙热的太阳烘烤着他苍老的脊梁,一滴滴汗珠打在沟壑纵横的脸上,就这样,被岁月临摩了几十年的沧桑在这片黄土里依然上演着。

      七月,绿色变得庄重,也变得深遂起来,让人有了一种一眼望不穿看不透的感觉。像是一个迤旎而来的少妇,褪去少女的青涩与浮浅,更显得耐人寻味起来。不得不承认,现在,我更喜欢这样的绿色,望在眼里,宁静而平和,显得那么大气而沉稳;掂在手里,有了几许沉甸甸的感觉,可以感受到生命的一份厚重。

      我想,如果回到乡里,我一定要去嗅一嗅那味道,像儿时一般,躺在玉米地里听风吹过叶子‘刷刷’的声音,然后闭上眼,在那种混着泥土的气味里好好享受一番。或是穿梭在田野间也为它们拔起几株杂草,然后看着它们对我连连的感激不尽,看它们为我随风舞动的优美舞姿。

      一直也是那么向往着拥有几亩薄田。不求金银满仓,只是爱极了那份恬淡。陶渊明的诗句“采菊冬篱下,悠然见南山”想必是妇儒皆知,读来依然朗朗上口,读来总觉意犹未尽。寻一处有山有水的地方,供我种上几畦青菜,植上几株花儿,或是养上心爱的猫儿,狗儿,那将是如何温暖的日子。

      我是一个不爱繁华的女子,虽也是羡艳着别人的锦衣玉食,虽然看着别人极至的妖娆总也难免生出一丝酸涩。然,终归,只是一丝酸涩罢了,也只是一种瞬间而生的感觉。我的心,不在闹市,只愿寄情山水,一生总在朝圣着一种从容与坦然,总在顶礼膜拜着乡野之中的那份简单,淳朴。

      如三毛说:“我真愿意化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乡下人,化做泥土化做大地,因为生活的层层面貌,只有这个最贴近我心”。是的,我也是如此喜欢着乡里的一切。曾经,儿时,只知道安然享受着那一切的一切,也从来没有感觉到有一天我会是如此的钟爱着它们。甚至也热烈的渴望过走出那一片土地,融进繁华的都市里感受世界的多彩与绚烂。

      千帆未过尽,我却已然对身边的喧嚣心生了厌倦。更加喜欢鸡鸣狗叫,也更加喜欢听到田野里阵阵吆喝牲口的声音,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喜欢,只是感觉那是亲切的,温暖的,会让人的心变得平静而自在。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样的日子父母过了一辈子,可他们感觉到的是一种辛苦与辛酸,或许并不能明白他们的女儿为什么竟然会把这样的日子描绘的如此诗情画意,也无法理解他们拼命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大都市去生活,而他们的女儿却是如此眷恋着他们做梦都厌倦了的地方?。

      家乡的屋东便是小山,记得儿时总爱在傍晚时分爬上去,因为家乡的落日却也是一道远近闻名的美景,倒也是在历史上小有记载。可我的庸俗并不能完全去解读到那份美丽,只是,喜欢看羊儿成群结队的争抢着回家,听着牧羊人甩起响亮的鞭子,还有羊儿身后踩起的尘土,我感觉那是一种很浓很浓的生活色彩,是一种很美很美的感觉,可又找不到丁点的语句去形容。

      曾经我是那个坐在门口的石头上等着父母归家的孩子,在夕阳下写着‘人’,‘口’,‘手’。想来,那种日子也是一份甜蜜的回忆,毕竟,长大了的自己再难找寻到那份自在与童真。若再写,恐怕写出的不只是那几个简单的字了吧?

      我是农民的孩子,必须要比某些养尊处优的同龄人更要懂事些,十几岁便开始学着做饭,因为父母太辛苦,不愿看着他们劳动回来拖着疲累的身子还要捡起柴禾做饭,故而力所能及的便想要帮着他们。

      记忆最深的便是每每夏天,放了学自己开了家门,然后做好饭温在锅里,就坐在门口静静等他们回来。看着小小的驴车上父母有说有笑,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快乐与幸福,然后对母亲笑意盈盈地炫耀:“妈,我把饭做好了”,最后换来母亲几句夸赞。

      那次母亲打来电话,说二十岁的侄女回到奶奶家却什么也不会做,就连被子都不会帮着叠,而我也只能轻叹一声,告诉母亲现在的孩子都是这样的。是啊,就拿自己的女儿来说,换衣服的时候也是随便把衣服一扔,或是地上,或是床上,根本不会想到你收拾的时候有多辛苦,就是吃东西的时候也是吃一半,浪费一半,任你苦口婆心如何去说,她依然我行我素。

      母亲说孩子放假了,让我带着孩子去住几天吧!于是更加勾起了我对家乡的那份思念,思切,念重。纵然土豆没有到成熟的季节,可是仍然有许多许多熟悉的记忆在牵绊着,想来山上的酸枣应该是快熟了吧?十几年没有去采摘了,也不知道那些满是针儿的酸枣树还在不在?那个长满酸枣树的破败寺院如今是何样子?还是破砖残瓦一地吗?那棵立于寺院中几百年不倒的枯树呢?还如曾经一样不挣扎不呐喊,依然在天地间沉默着?

      那里,是一地的苍凉,每一块破落的石头都有一段故事。寺院,早已不在,说它是寺院也只是在先人的口中传承着,那些被赶走的僧人或许早已不在人世,而那里曾经的鼎盛香火也早已消散于历史的天空。我不知道多年以后还会有几人记起文化大革命时期那一场动荡的浩劫,那腥风血雨,那历史的悲伤。

      想着,想着,就好像一下回到了家乡,或许家乡本不只是一块土里,而是一种心情,一种可以触摸的心情。在心的记忆里找寻父母的影子,也感受着那抹七月的绿色.

      哦,七月的绿色,是不是也是蕴藏了一些生命的故事,才会显得那般?正如我渐走渐行的人生,回首处,多了些生命的重量.....

      编辑点评:

      渐走渐行的人生,渐行渐浓的记忆,那浓浓的乡愁便是心里面最柔软的地方,一旦触及就像崩塌了的坝堤,思乡思亲之情愈发的浓烈。灯红酒绿的街市,纸醉金迷的喧嚣,不免让人心力憔悴,倒不如返璞归真来的恬淡安逸。七月的抹抹绿意,早已不是大自然纯粹的绿色,反而多了一份盎然生机和生命的重量在里面,赋予了其更深层次的内蕴。很不错的一篇散文,作者返璞归真的文字让人有一种恬淡安然的阅读感受,在享受作者深情文字的同时,让读者和作者产生了思想上的共鸣,灵魂上的沟通,看着七月的绿意,那浓浓的思乡之情不免油然而生。美文拜读了,问好指间姐姐,推荐。

      本文标题:七月的绿色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37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