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文经典美文
文章内容页

童年的记忆

  • 作者: 匿名
  • 来源: 网友推荐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童年的记忆

      ----致我们已然逝去的童年时光

      每个童年都是一首快乐的歌谣,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也许,童年时期的物质条件不一样,精神环境也有所区别,但,挡不住在记忆的长河里不时泛起的鳞鳞波光,点点滴滴都是童趣。

      曾记否,那个时候的城镇还不是钢筋水泥包裹下的冷漠面孔,乡村也还是篱笆墙围起来的风情万种。农家小院,篱落疏疏,槿树条上那一朵朵淡紫或粉红的的碗花,随风翩跹,开成我们眼睛里最楚楚动人的模样。

      曾记否,那个时候的天空象一湖湛蓝的水,间或有白云悠悠飘过,被风牵着,变幻着各种不同的形状,让我们异想万千。苦楝树在屋后的水塘边,撑开青绿高大的伞,细密的楝花,披满树冠,如丁香般淡紫,如彩蝶般玲珑,空气中到处都是花的清香,裹挟着泥土特有的芬芳。

      曾记否,清晨的小河边,水汽在阳光下蒸腾,曲曲弯弯的河道里,飘浮着乳白色透明的雾,那淡淡薄薄的雾,似云般轻灵,如纱般飘逸,让我们总感觉象是走进了童话世界里。嫩绿的草尖上,落满了晶亮的珠子,在阳光折射下,溢彩流光,让我们情不自禁,萌生出许多的欢喜与冲动,全然不顾被露水打湿了鞋,打湿了发。

      曾记否,春天的田野上,油菜花开了,苜蓿花开了,蚕豆花也开了,我们象出笼的小鸟,在田野里欢呼雀跃,嘻笑打闹。那一畦畦碧绿的蔬菜,那一条条清澈的水渠,那一窝窝筑巢的燕子,那一只只蓝天上自由飞翔的风筝,如一张张底片,定格在童真的记忆里。

      曾记否,酷热的夏夜,从冰凉的井水里捞出透凉的西瓜,小小的院墙里,几家人围坐在天井中,蒲扇轻摇,谈天说地。抬头仰望,便可见宽阔的银河,星星不知疲倦地眨着眼睛,院墙的角落里,夜来香不动声色地在吐露芬芳,远处,有流荧飞过。月色迷离,有诱人的故事从长辈的唇边跌落,牛郎织女,小英雄雨来......听着听着,我们在厚实的臂膀里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曾记否,爱美的我们,将凤仙花瓣捣成汁,涂在小小的指甲上,看邻家男孩,手握着弹弓,从窗前飘过,几枚小小的弹子,扑棱棱惊起一树慌张的雀儿。

      曾记否,秋风四起,落叶飘零,我们结伴去路边捡树叶,那一枚枚叶子被穿在长长的线上,越码越多,拖在身后沙沙作响,回头,看一看自己的战利品,扭身,再瞅一瞅同伴的成果,心里,免不了藏一股劲,总想要以此来一比高低。冬天,白雪皑皑,我们在雪地里撒欢,堆雪人、打雪仗、搭雪桥,层出不穷,偶尔,会偷偷捏一个雪团,趁小伙伴不注意,悄悄塞进他的衣领里。童年的乐趣在朗朗的笑声里无限延伸。

      曾记否,生活相对贫乏的年代,我们却有着极为丰富的精神世界和从不缺少的儿时玩伴,兄弟姐妹,叔伯乡邻,一声轻唤,便邀约同行,从来也不知道什么叫孤独。碧波荡漾的小河里,有我们钓鱼捉蟹摸螺蛳的身影,苗绿花黄的沟渠边,有我们抓泥鳅摸田螺挖野菜的乐趣。小鱼小虾,自然美味,在母亲清心的烹制下,成为了一道道浓缩着亲情与童趣的舌尖上的美味,至今难忘。

      曾记否,没有电视电脑的时代,没有高科技产品,没有擎天柱,没有滑板溜溜球,偶尔的一场露天电影对我们来说都不亚于过年过节一般,总是等不到日落西山,总是急匆匆扒拉下饭,总是迫不及待一路小跑着赶到大操场上,将背来的凳子椅子摆好,猴急猴急地等天黑下来,猴急猴急地等父母到来,猴急猴急地等电影开场,这个时候,小商小贩们一声不合时宜的吆喝,总能把焦躁从我们的肚子里给扯出来。

      曾记否,酱油泡饭的美味;曾记否,被柴火烟薰出的泪花;曾记否,冷饮店里一毛钱一碗的冰镇绿豆汤;曾记否,蔷薇花架前偷摘花朵的惊慌;曾记否,一起丢沙包,一起跳皮筋,一起过家家,一起躲迷藏,一起老鹰捉小鸡,一起转陀螺,一起用羡慕的眼光看邻家哥哥把赢来的彩色弹珠揣入兜里,吹着口哨潇洒离去的背影。曾记否,偶尔做错了事,怕被父母责罚,心里头的诚惶诚恐与满满的忐忑不安……

      “记忆中的小时光,阵阵青草香,是谁把它留下来,留在老地方。往事被风轻轻吹荡,人群已散场,是谁让我留下来,依然陪在他身旁。”是啊,草草香,老地方,人的一生总有许许多多令人难以忘怀的地方,让人情不自禁频频回望,而童真和童趣更是曾经岁月的烁烁其华,闪耀在生命的长河里。

      回忆如风,吹在心的原野,回忆似网,织起乐趣无穷。那么,就让我们怀揣着美丽与梦想,去细细打捞尘封在岁月深处的温柔;让我们携带着纯真与美好,去默默追寻流金岁月撒落在人生之河的点点星辉;让我们推开烦恼,抛掉忧虑,一起去品味根植在生命深处的童趣盎然吧。

      文/婉约

      本文标题:童年的记忆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4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