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文经典美文
文章内容页

青春散场,我们不走

  • 作者: 匿名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青春散场,我们不走

      想起以往,泪总湿了眼,风吹起我们的长发,吹起记忆的书页,我们在高山上独自垂泪。

      ——题记

      时光过得很快,当初懵懂无知的我们,喜欢聊八卦的我们,喜欢在深夜里失眠的我们,喜欢为了一个数学题而争的面红耳赤的我们,变成了如今总保持冷静与疏离的人,不再轻易微笑,不再以真心待人。

      我以前总爱嘲笑你世俗圆滑,而那时你摸摸我的头发,冷静的说:”你有一天一定也会一样的。”我那时对你狂妄的很,可现在你说对了,我对别人怎样折射的是我的性格,我一度认为我疯了,一次次的把自己锁在小屋里,独自在黑夜里哭泣,后来习惯了自己在黑夜里独自孤独,独自一个人跑进伤感大雨里大笑,我不爱花,尤其是荷,你依旧摸摸我的头,说:”荷会让你的心静下来,也许你只是不太喜欢这种花,去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吧!”我不是那种惜花之人,亦不是那种耐心的人,我的耐心早己在一道道数学题里磨光了,但是,你说对了,我喜欢向日葵,我喜欢阳光。我问过你一个在黑夜里孤独里的人为什么喜欢阳光?你摸摸我的头,笑着说:”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因为他们希望有阳光照进他们的黑夜,而我是贪心的,我想把它留在我的世界里,却不敢走出黑暗,那么,阳光也是会没耐心的吧!

      我曾经一个人在??边看雪,大地上全是雪白雪白的,风狂暴的吹着,连草上都有冰钩,我看到有个父亲背着一个红棉袄的女孩儿,女孩穿着靴子,而父亲……却穿着一双布鞋,雪飘落在父亲的头发上,女孩儿把自己的帽子给父亲戴着(经典美文欣赏 www.meiwenzc.com),父亲脸上带着温暖的微笑,却严厉的要女孩自己戴上,那时的雪齐膝盖深,而父亲就那样踏进去,像精灵一般的雪却那么无情。那时候我便已经早熟了,而那时的雪却一直徘徊在我心底,久久不离去!

      今年暑假,我去了长沙,我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而长沙却没有我想象的那般好,和湖北一样多雨,那样的繁华热闹仿佛与我格格不入,我有些自嘲,而热起来,却是火辣辣的,你告诉我:”因为你没有深入发掘这个城市,你只看到了它的表面。”那天夜晚,霓虹灯把我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晚风静静地吹着,吹起我的孤独,耳边是牛奶咖啡的《越长大越孤单》:你曾对我说,

      每颗心都寂寞,每颗心都脆弱渴望被触摸……

      有人告诉我:”这世界上,有性格一样的人,只是你没有发现,其实这个世界不怎么美好,但总是要快乐的!”

      我曾对七堇年拍的黄昏口水直流,我曾幻想我也要离开这里,去往世界上黄昏最美的地方,那里有河流,有雁子还有阳光!

      你们告诉我:去过自己想过的。我那时笑呵呵的说:你们陪我去流浪,费用你们出,结果肯定是一顿骂,所以...

      亲爱的女孩们,我们曾一起彻夜聊到凌晨二点,一起装嫩,一起为一道数学题伤透脑筋,曾一起失眠却不敢吵醒别人看上铺的木板,一起为老师取外号,一起在被子里痛哭,一起被老师罚站教室后面,一起明明杜绝言情小说却忍不住翻的我们,从开始莫名的敌意到无话不谈的朋友,从青春洋溢到略微成熟,从开心到掩饰悲伤,从善良到正败方明,我们经历了多少,就成长了多少,再无童年的童真,习惯了与黑夜作伴,你们的阳光在哪?

      明年,我们将离开了,你们可会记得那个笑起来没眼睛的女孩,可会记得那个与黑夜为伴的女孩,没关系,我会记得你们来过那个傻瓜的世界里!

      作者:洛樱雪

      本文标题:青春散场,我们不走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6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