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歌谈诗论道
文章内容页

我对诗歌的认识

  • 作者: 匿名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引子:6月28日下午去望京花家地参加了一个有关诗歌的活动:新陆诗丛+11 仲夏诗歌节。

      主办方邀请出席的11位著名诗人,也是新陆诗丛(中国卷)的11位作者是:欧阳江河、西川、于坚、翟永明、韩东、伊沙、杨黎、周亚平、尹丽川、春树、宇向。了解或熟悉三十多年来中国诗歌发展历程的诗歌爱好者,自然明白,前面7位诗人,是三十年前就响彻中国诗坛、最有实力且坚持不懈的诗人,是对诗歌保持宗教情怀的那批人,是对中国诗歌艺术发展作出重要成就的那批人。

      本人一生不追星,也不崇拜人,但有两种人,我一生尊敬:一是有学养的老师,二是真正的诗人。所以,我看见这样一个重要诗人出席的名单,就去了。

      我因到得晚,只能坐在最后一排边上角落的条几上,但也比后来者只能站着强。近二百人的空间内,座无虚席,站无虚位。没有想到,在诗歌冷落的时代,隐藏着这么多的诗歌热爱者。这出乎我的预想,也出乎诗人们的预料。

      诗歌节上,每位诗人朗诵了自己的诗歌,并受主办人----诗人楚尘的提议,演讲三分钟,就“诗歌离我们的生活有多远”或者说“诗歌有什么作用”,发表看法。在我看来,诗人们的回答,虽各有认识和侧重,但我认为并不到位。这个问题其实不是新问题,我本想在接下来的交流中,冒昧讲讲我的认识,却没有实现。

      本人放下诗歌几近十五年。十五年前,也只是个业余写诗者。但对诗歌的热爱和关注一直在,手艺虽然生疏了,但对诗歌的认识更真切。

      接下来,就是我写这篇博客的本意了,讲讲我对诗歌的认识,或许对热爱诗歌和写诗的人,有所启迪。

      (一)

      世界因每一个人而不同。诗歌因每一个写诗的人而不同。

      诗歌离不读诗歌的人很远,离写诗的人和热爱诗歌的人很近。但不管是否写诗或读诗,人们都向往诗意地栖居。

      诗歌不能或者难以带来物质财富,世界上,以诗为生的人也很少很少。上世纪,诗人们自己就喊出过“饿死诗人”的口号。诗人穷困潦倒的不在少数。因热爱诗歌而误了现实前程的人,也不在少数。因此,诗歌是无用的。如果说,诗歌能给诗人带来名的话,那也是虚名。清醒的诗人,应该看清这点,不可因名狷狂。如果狷狂,那就是还没有修炼到家。

      诗是人类心灵的一个皈依。诗歌是人生精神和情感的向往。诗歌是思想向度、认知向度、情感向度的一种载体和体现。诗人,以诗歌与自己的认知、思想、情感对话。诗歌不能改变世界,但诗歌可以改变自己,可以改变心灵,可以改变姿态。诗人,用诗歌观照自己,提炼自己,升华自己。因此,诗歌是有用的。

      诗意,潜藏在每个人的心里。读诗的人,因诗歌而诗意受到激发,得到认知、思想、情感的升华,因此而感觉到了人生的美好。因此,诗歌是有用的。

      诗歌的有用,就在于它的无用之用。

      (二)

      诗歌是一种语言艺术。

      诗歌是诗人通过语言创新来凝固、体现、传达人生独特体验、感悟、感情、认知、思想的一种方式。诗歌是能够点醒和击中读者心灵G点的最精炼的意象化文字和语言。

      诗歌作为语言艺术,与其它种类的语言艺术一样,也离不开写什么,怎么写这两个基本出发点。写什么,体现诗人面对自然、社会、人生的心灵视野有多辽阔。怎么写,体现诗人认识和运用语言、文字的技巧有多纯熟和独特。写什么,就是题材。怎么写,就是技巧。诗歌写得好不好,或者说诗歌的高下,也从这两个基本出发点上体现出来。

      一首好的诗歌,就是诗人把握和挖掘题材的新奇意蕴,从一个新的视角,精确地运用文字和语言技艺,再现了自己的独特体验、情感、认知、思想,实现了自己感、情、知、思与文字语言的高度契合。一首诗,体验是否独特,情感是否真切,认知是否深刻,思想是否高峻,语言是否鲜活,就基本决定了这首诗的高下。

      一个诗人,如果能回归到这个认识的起点,清醒自己写出的诗,在这两个基本的出发点上,是否站在一个更高些的位置,是否在感、情、知、思的某个侧面或几个侧面上具有独特创新之处,就会明白差距在什么地方,路还有多远。

      (三)

      当代诗歌,三十多年来,流派纷呈,各持诗见,各有实践,各有成就,也取得了巨大进步。

      但诗歌前行中的误区,依然呈现在我眼前。

      一是诗歌的真实、真诚、真切感缺失。从诗歌中看不到来自诗人内心的感动。诗歌用浮华的语言,绮丽的文字,装饰着无病呻吟,陈词滥调。或者,用意象和符号的堆砌,来掩饰情感的虚假与浮泛。

      二是诗歌逃离或逃避了现实生活与时代进程。有意或无意的,诗人将个人情感、情绪与时代情感、情绪进行间隔和疏离。诗人一味沉浸在自己的风花雪月里,沉浸在自己的悲欢离合里,沉浸在独自哀怜的梦语里,沉浸在一己的内心螺壳里。诗的格局小了。诗歌,只有从局限于个人狭小的情感咏叹中抬起目光,与众生命运,与时代大情感连接和沟通,诗歌才会获得或者提升气度和高度。当然,当代诗歌对广阔内心世界的探究和挖掘,对情感复杂性和微妙性的体验、把握、呈现,是诗歌始终的创新之地和宽广领域,这是诗歌发展的一个方向,与前述的问题不在一个层面,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在此,也不得不说,诗人沉迷于先锋心理体验的“荒谬”式写作,也是诗歌脱离读者或者说被大众读者抛弃的一个原因。诗人的内心世界,看不到时代演进的光照和投射,是否是诗歌创新走入的另一个“死胡同”?

      三是诗歌沉浸在哲学演绎与玄思之中。追求诗歌的哲学意境,追求诗歌的思想高度和深度,这是诗歌发展的另一个方向,没有错。问题在于严重地哲学化和枯燥化,远离了读者的思考方式和思考环境,远离了时代和现实,也缺失了意境,丧失了情感,成为悬在空中的楼阁。

      四是诗歌沉浸在动物式的体验、经验或者性描述中。这一倾向甚至被认为是前卫、先锋、大胆的创新,其实也是一种自恋,也是与时代和现实的疏离,是“我”与“我们”的疏离。诗人,一旦缺失了“我”与“我们”心灵的沟通,堕入自我的醉生梦死之中,诗人的“我”与大众的“我们”还有什么相干?如果要体验“性”,直接看片子来得更直接。诗歌,必然失去气度和力度,甚至失去品味。

    本文标题:我对诗歌的认识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7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