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经典散文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25
    2020-03-12
  • 我们管溜冰和滑雪都叫“擦滑”,是我们小时候冬天最愿意玩,也是最快活的事情。 初冬的早晨,小坏河里结冰了,我们就迫不急待地去“踩冻冻”。 一滩一滩的河水里,四周结了一层薄薄的...[浏览全文]

  • 150
    2020-03-12
  • 诗云:汨罗江畔呜呜声,犹闻屈子在行吟。 去年仲夏,应大学同窗周兄盛情相邀,我怀揣儿时的憧憬,以朝圣般的虔诚,有幸造访屈子昔日行吟之地——汨罗。 一、汨罗江的前世今生 史载,...[浏览全文]

  • 138
    2020-03-12
  • 很早以前,乡下老家曾饲养过一群鹅。那是由二十多只鹅组成的阵营。有一只驼背的鹅,格外惹人注目。鹅怎么能驼背呢,又不是人,显然我这么用词不当,不符合鹅的生理结构,看官想必也...[浏览全文]

  • 133
    2020-03-12
  • 倪萍是一位清秀的当红主持人,但后来变得又老又胖又丑。 对于倪萍的变化,很多人都感到好奇:这个女人怎么了? 很多非议四起,甚至有同行劝她整容。但是,没有人知道,倪萍经历了什么...[浏览全文]

  • 205
    2020-03-12
  • 认识你时,物质生活很匮乏。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我要等的个人,你能不能与我共渡一生。 七零后的我们要的爱情很单纯,牵手定终身,结婚便一辈子相守。因为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所以不敢...[浏览全文]

  • 172
    2020-03-12
  • 我们小时候,物质匮乏,贫穷落后,哪有现在的小孩儿那么多玩具可供玩耍。有那么一阵子,我也迷上了大人和小孩儿都会玩的“五颗小石子儿”——大人说是“拾活络”,我们都叫做“拾疙...[浏览全文]

  • 196
    2020-03-12
  • 我们一起嘻嘻哈哈,一起面对困难,我们一起打打闹闹。男生不敢打女生,而女生总会有理由打男生。可是,我们却没有注意到时光的速度,时光你太快了! 喂!你还记得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浏览全文]

  • 206
    2020-03-12
  • “宁做创业狼,不做打工狗”,我创业10多年了。看到临沂电视台举办创业比赛,我也报名了。想检验一下这些年的工作成果。我被排到了185号。 比赛第一天,我听了他们的创业构思,创业风...[浏览全文]

  • 94
    2020-03-12
  • 现在的小孩,尤其是小男孩,都有各种各样的玩具枪可以玩耍,我们那时候,一件也没有,却都会自己造个“洋火枪”,偷偷地玩。 为什么叫“洋火枪”?因为与“洋火”有关。说来话长。中...[浏览全文]

  • 123
    2020-03-12
  • 小时候最开心的运动就是“滚铁环儿”。 父亲在南窑上班。看见别人都滚着个铁环儿玩,我也软缠硬磨,让父亲去修配厂找人用钢筋焊了一个,直径五十来公分的铁环儿。 父亲帮我把焊口儿打...[浏览全文]

  • 92
    2020-03-11
  • 三年前的夏末,老画家秦汝文来拍照,说想画点儿蚂蚱,得知我要回家,嘱咐我回家时帮他逮些来,好画画时参照。我一口答应了下来,心想,老家就不缺蚂蚱,纯属“小菜一碟”。 中元节回...[浏览全文]

  • 202
    2020-03-11
  • 被拆解的婚床 1965年冬天,二叔结婚了,婚礼虽然不是多么隆重,但还是说得过去。二婶是马陵山脚下的姑娘,朴实,勤快。二叔曾是临沂航运公司的船员,1956年公私合营后,和众多的同事被吸...[浏览全文]

  • 161
    2020-03-11
  • 纸飞机 小时候,总喜欢与小伙伴们去田野里玩,玩累了就在软绵绵的草地上躺着,仰望着蔚蓝的天空。这时总会看到大雁成群结队地自由飞翔。有时候,也会有飞机飞过。 我非常羡慕它们飞的...[浏览全文]

  • 198
    2020-03-11
  • 我们村西南方向,有一条奔向武河对岸的小路,在接近武河东侧防洪堤的地方,小路南侧,有一片坟头,我们都叫它坏蛋林。 据说,坏蛋林曾是旧社会人迹不至的地方,是弃扔早逝或者忌讳进...[浏览全文]

  • 166
    2020-03-11
  • 童年就像熟透的樱桃,不用咀嚼,只要轻轻一咬,那甜甜的,腻腻的蜜汁便会从你的嘴角流下,让你完全陶醉在它的甜蜜里。童年的儿子总是那么好奇而又善于联想,以至留下许多幼稚而有趣...[浏览全文]

  • 154
    2020-03-11
  • 半月前,市商业局大院子女举行世纪有约发小聚会。五十多年了!大家再次见面,那是悲喜交集,老泪横流,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情。田翠莲大姐在微信里向我念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那...[浏览全文]

  • 133
    2020-03-11
  • 2013年秋天,我们这里正在进行“土地增减挂钩”的工作推进,刚刚报到几天的我就被镇里抽去加入工作组,以督促某赵姓人家的拆迁:她的娘家哥是我们单位的一个职工,需要我们单位配合,...[浏览全文]

  • 151
    2020-03-11
  • 秋天就这样溜走了。还没有来得及站在野外欣赏丰富的秋色,没有在秋风吹拂中感受丝丝清爽,甚至清晰明朗的阳光在这最美的深秋也不曾直射到我的身上。转眼间繁花低调,绿色萧索,果实...[浏览全文]

  • 190
    2020-03-11
  • 12月3日,记者经过临沂市人民医院南医疗区的时候,院区外面已经用条幅和大型喷绘,向市民告知整体搬迁的消息。 其实,从10月份开始陆陆续续的搬迁通知在各大媒体发布的时候,临沂的市...[浏览全文]

  • 141
    2020-03-11
  •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每天早晨,在小区的东门口,会有很多的栗农卖板栗,他们跟前放着蛇皮袋子,内盛或多或少的板栗,购买板栗的客人转来转去,询问着、比较着。也有几个收购板栗的摊...[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