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12
    2020-11-25
  • 阎王脸在我们这所中学做了二十多年校长,没有一个老师、学生见他笑过。阎王脸,就姓阎,大家当面叫他阎校长,背后都叫阎王脸。 他那张脸比阎王爷的还阴森恐怖。 他好像天生就不会笑。...[浏览全文]

  • 188
    2020-11-25
  • 孙老汉这几天一直活在期待和担忧中。 儿媳妇住院好几天了,马上就要生产了。孙老汉没别的盼头,孙子,一定得生孙子。这要是生个丫头片子,老孙家的天不是塌了吗? 从自己的爷爷开始,...[浏览全文]

  • 88
    2020-11-25
  • 夏天一到,忙坏了苍蝇。厕所里不必说,大街上的垃圾堆就更热闹。设若没有苍蝇,七月的街道便显得空旷。夏天毕竟最像夏天,树上的知了嘶嘶嘶地叫,让人心烦。路上也少人走。然而,知...[浏览全文]

  • 119
    2020-11-25
  • 1951年1月6日9时,台湾省台北市士林区草山行馆。 阳光和煦,海风轻拂。蒋介石气色清朗,着一身青色中式长衫,坐在一株梅花树下,戴着花镜专注地读着王阳明的《传习录》。 一辆豪华雪佛...[浏览全文]

  • 99
    2020-11-25
  • 王二 王二,何许人也?乃吾村光棍。其不擅养殖,且有一羊,一兔。其羊母;兔,雄雌不知也。羊叫,兔跳,不问。割草喂而已。养之多年,不增一羊,一兔。王二更贫,其婚姻更无人问津焉...[浏览全文]

  • 88
    2020-11-25
  • 01 母亲,这个称呼承载了太多的伟大光环,以至于我不知怎么用语言来表达我娘为母则刚的伟大和隐忍付出。 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千千万万。我从呱呱坠地,除了佛了父母盼儿心切...[浏览全文]

  • 179
    2020-11-25
  • 老王太太够苦的,也够甜的。 中年守寡,子女的抚养和教育全落在她一个人身上。然而她不识字,更不懂教育,很使她悲伤了好几回。好在丈夫去世的时候,孩子都已经懂事,学,自然会上的,...[浏览全文]

  • 206
    2020-11-25
  • 赵老师最不喜欢逛街,准确地说,最不喜欢和杨大夫逛街。 不喜欢的原因不是嫌累,也不是怕花钱,是因为回头率太高。有一次,赵老师和杨大夫一起走在大街上,一对小情侣光顾瞅他们,差...[浏览全文]

  • 186
    2020-11-25
  • 在西河街道,莱仁俊与众不同。他个子不高,四方大脸,​两道剑眉,一双大眼睛,留着小平头,平日里沉默寡言,让人难以接近,也难以琢磨。 可每年一到春节,莱仁俊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浏览全文]

  • 142
    2020-11-25
  • (一) 夜色中,莫斯科的天空飘着鹅毛一样的雪片。 克里姆林宫1号楼3楼宽大的办公室里,赫鲁晓夫夹着一支粗大的哈瓦那雪茄,蹙眉沉思。办公桌上,放着驻美大使多勃雷宁发来的绝密电报。...[浏览全文]

  • 200
    2020-11-25
  • 那是一个小女孩和一个风筝的故事。 一天,小女孩正在放风筝,她手中的风筝线很长,很长。风筝飞得当然也很高,很远。 那是一个老鹰形状的风筝。小女孩的脚下,是一座大山,名叫翔山,...[浏览全文]

  • 198
    2020-11-25
  • 钱几何是我高二、高三时的数学老师,姓钱,原名叫什么记不清了,因为几何教得好,也不知哪个好事者就给他起了这样一个绰号。 钱几何对得起这个名字,他的几何教得好,不是好,而是绝...[浏览全文]

  • 122
    2020-11-25
  • 多年以后,海峰依然记得那晚在马都峪看的那部电影,张艺谋导演的警匪片《代号美洲豹》。 西安电影制片厂1989年拍摄的电影,在1991年夏天的沂蒙山深处仍然有着巨大的艺术号召力。7月18日...[浏览全文]

  • 190
    2020-11-24
  • “你之所以心浮气躁,难以实现自己的理想,不是你没有能力做好自己,而是你胡思乱想的太多,付诸于实际行动、而做的太少。” 付国昌直言不讳地对自己女儿说:“你是不是看到你身边和...[浏览全文]

  • 216
    2020-11-24
  • 注意到小婧是她逃跑之前半个月的一天。 那天下午,我着急忙慌地从店里往外走。小婧正坐在街对面她小姨的裁缝店门口,手搭在额前,挡着午后的阳光,远远地问我,你干嘛去?我回头瞥了...[浏览全文]

  • 98
    2020-11-24
  • 贵儿的队伍发展的最多时两万多人,贵儿打的除暴安良,劫富济贫的旗号,很多居无定所,生活没有着落的人慕名而来,其中也不乏有身怀绝技,有理想,有信念的人。 贵儿的队伍最初由十几...[浏览全文]

  • 117
    2020-11-24
  • 开学了,带着行李又一次踏上求学之路。和以往不同,这一次的心情是终结版,没有了一往无前的冲劲,也有没得选择的无奈,怎么说呢,没心情,不高兴,满满的不情愿。 父亲送我去报到,...[浏览全文]

  • 88
    2020-11-24
  • 新阳湖的水面寂静,偶尔的风吹带起阵阵涟漪,李思晴环顾四周,都是一片片大大小小的树林,她的右手边是一片长满杂草的荒地,一家废旧工厂的厂房坐落在这里。 外婆的坟堆离李思晴只有...[浏览全文]

  • 205
    2020-11-24
  • (一) 东关早市上,惯偷江子洋提了两只胖芦花鸡正在兜售,迎面碰上他的死对头女捕快车轻羽。 车轻羽轻车熟路将江子洋人赃并获,直接扔到县衙门的看守所里。罚钱他是没有的,只能给他...[浏览全文]

  • 219
    2020-11-24
  • 中远高中毕了业,复读两次都没能如愿以偿的跨进大学之门,就此“名落孙山”。 中远仿佛泄了气的皮球——蔫了! 他一直怨恨自己无能、白痴、窝囊、草包。是天底下最愚蠢、最大的大笨蛋...[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