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微小说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478
    2020-11-26
  • 昨天,年近八旬的樊奶奶去了灵山寺,给正在监狱服刑的孙子祈福。 樊奶奶走到了八十八级台阶,感觉到身轻如燕。 樊奶奶多年的哮喘病也一扫而光,也不觉得胸闷气短了。 樊奶奶眼睛放射...[浏览全文]

  • 311
    2020-11-26
  • “俊贤,你不要埋怨说我没给你机会,使你太不珍惜我给你的一次次机会,而又一次次地伤害我,你也太令我失望啦!我已无法再原谅你,咱俩就此缘尽,好聚好散。” 此时,一位身着十分华...[浏览全文]

  • 317
    2020-11-26
  • 张大姐一向与人为善,她养的猫啊狗啊都通人性,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会碰上这么不通人性的人,骂他畜生,都是对畜生的不尊敬。 早上六点,张大姐像每天一样,牵着自己家的小呆出小区遛弯...[浏览全文]

  • 288
    2020-11-26
  • 老王住在厂家属院里,平日里就他嗓门高,一下班回家,多远就能听到他的大嗓门,不知怎么了,这几天听不到了。 这段日子,是老最苦恼的日子,正当不惑的年龄,说待岗就待岗了。一直按...[浏览全文]

  • 241
    2020-11-26
  • 还记得我是05年退伍,年底来到威海,找了份统计的工作。工作很轻松,长白班,每天工作八个点,工资还算过得去,缺点是不包吃住。 我在公司附近一个叫宅库得村庄租了一间十平米得单间...[浏览全文]

  • 241
    2020-11-26
  • 他每次打球,虹总来观看。 他真切的感觉到,她的眼,跟着他,在动。特别在他跑三步篮的时候,她明媚的眸子,随着一颗跳动的心,在跳。从她专注的眼神里,他听到了她啧啧的赞叹! 她!...[浏览全文]

  • 241
    2020-11-26
  • 他从不曾挽起袖子,更不曾穿过短袖的汗衫。他长长的袖子,总是紧紧的地扣着。   举手。投足。他总那么小心翼翼。       自从我俩认识,他总这样。        不热吗?我问。      ...[浏览全文]

  • 269
    2020-11-26
  • 住在城里多年,我时时想起曹操的一句诗: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在当今和平发展的今天,如果再说:白骨露于野,一定该杀头!不过“千里无鸡鸣”就还适用!而且我越来越觉得用“千...[浏览全文]

  • 316
    2020-11-26
  • 穆子和老婆幸子因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了几次架,穆子就借酒浇愁,口无遮拦地说:“你不愿意跟我过,爱去哪儿就去哪儿,我就不信,少了张屠户——还能连毛吃猪了不成!” 幸子借此...[浏览全文]

  • 151
    2020-11-26
  • 劝酒的人儿太殷勤,把厂长灌醉了。他脸儿潮红如霞,舌头僵硬似铁,可思维却异乎寻常地活跃起来,话儿也特别的多起来,下属们恭敬的笑脸一个接着一个在他面前东倒西歪,他由内心里升...[浏览全文]

  • 237
    2020-11-26
  • 她离了婚,有一个孩子。   她很想再结婚。   对方,与她一样,离了婚,有孩子。   她拒绝了他。——   他有孩子,能疼自己的孩子?   又一个,对方没结过婚。   她说,咱结婚,但...[浏览全文]

  • 214
    2020-11-26
  • 晚自习的铃声打响后已经是九点了,但是对于繁华的安平县来说,还没有到沉睡的时候。 秦小春收拾好书包后,匆匆走出教室门。来到车区,她解开自行车的车锁,推着自行车快速离开了校园...[浏览全文]

  • 145
    2020-11-26
  • 父子俩正在吵架。 为父的口出一句不惊艳的话,问儿子说:“你老子是谁?” 儿子毫不客气地回答:“我的老子是祖国。” …… 为父的敲打着儿子的头说:“没有老子,怎能有你信口开河的...[浏览全文]

  • 195
    2020-11-26
  • 如今,她的孩子也长到会伸手要东西了。 每逢左邻右舍有了好吃的,只要见了,总给的。她知道村里人热情,打她嫁过来那天她就知道。人家的东西还没完全递过来,孩子的小手早伸出去,眼...[浏览全文]

  • 138
    2020-11-26
  • 母亲要和父亲离婚,就征求儿子的意见,说:“问题不在我这里,是你的老爸自以为是,他先提出要和我离婚,你想跟着谁?” 儿子说:“那是你们大人之间的事情,我还小,不懂得你们大人...[浏览全文]

  • 176
    2020-11-26
  • 公司新来的一名企划业务员,拿着老板亲自签发的洽谈业务费用报表,去了财务室,对财务女会计说:“请你给报销一下账单。” 女会计看一眼是新来的女企划业务员,不屑一顾说:“公司账...[浏览全文]

  • 195
    2020-11-26
  • 这天,柳庄的亲家公亲家母和薛庄的亲家公亲家母,在赶集的路上偶遇。 双方亲家,相互打了招呼,就一同向集镇上走去。 柳庄的亲家公喜欢饮茶,而薛庄的亲家公嗜酒。 且嗜酒的亲家公儿...[浏览全文]

  • 128
    2020-11-26
  • 嘹亮的早饭军号吹响了,我们中队一如平常排着整齐的队列喊着“一二一”的号子,前往“餐厅”就餐。 一阵风卷残云,很快,我们的碗盘就见底了,抹抹嘴,就要离开。 “慢!” 很熟悉的...[浏览全文]

  • 113
    2020-11-25
  • 儿子通过自己的努力,从知名大学毕业,谋到了一份相当不错的职业和职位。 深夜,他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他有些激动,他失眠了—— 他的耳边一直萦绕和回荡着父亲那粗犷而又...[浏览全文]

  • 116
    2020-11-25
  • 人都说,鬼是一阵风,原本就不存在,人死便化一抔黄土,最后化为乌有,升上虚空。又有人说了,骗人可以,因为你可以有还解释的机会,别哄鬼,他会报复你。 话说从前有一陈姓富豪,叫...[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