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都市言情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42
    2020-08-08
  • 柳庄的柳梅花经人介绍、撮合、相亲,终于找到了称心如意的郎君,柳梅花那个心里的美呀,仿佛跟“熨斗烫过”似地,连做梦都能笑醒。 柳梅花在媒婆三番五次的撮合下,从双方相亲到双方...[浏览全文]

  • 129
    2020-08-08
  • “儿子,爹没有啥子本事,你妈把你丢在襁褓里,就离我而去,你是不是特恨爹没用?” “爹,你说什么呢?”儿子一边整理着学习作业本,一边说:“爹,跟着你至少比孤儿要饭强吧,你就...[浏览全文]

  • 165
    2020-08-08
  • 我坐在理发店的椅子上对着镜子,望着年轻的理发师手持着剪刀在我头上剪来剪去。他动作矫捷利落,一副认真专注的神情。一根根剪掉的头发从我头上飘落而下,散落在地。我注视着镜子,...[浏览全文]

  • 202
    2020-08-08
  • 不知从何时起,老牛嗜赌成性,放着好端端的日子不过,常常流窜在赌场上,一门心思的搓麻将,总想着“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也总想着一夜成为独霸一方的“赌王”,在赌场上“赚得”钵...[浏览全文]

  • 141
    2020-08-08
  • 一向在公众视野中,一贯以维护自己美好形象和内敛素质而著称的韩松,时至今日,已经不同往日那样的衣冠楚楚、道貌岸然、器宇轩昂地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了。 他早已淡出了公众的视野,...[浏览全文]

  • 110
    2020-08-07
  • 废弃的拖拉机站大院门两侧种了两趟月季花,一开春就都开了,开得那个旺!上下班的人都要驻足观望,太美了。拖拉机站废弃不用了,可老花工留了下来,花是他管的。 不知啥时候,拖拉机...[浏览全文]

  • 131
    2020-08-07
  • 一 公元2006年2月26日最有权威的电视台最重要的频道正在热播着一出电视连续剧,演的是大清朝的事,大清朝是爱新觉罗家当皇帝可是让一个姓叶赫娜拉的女人说了算…… 二 江氏被逼无奈嫁给...[浏览全文]

  • 193
    2020-08-07
  • 过去,人们常说“烟火不分家,朋友有厚薄。”也常听人们说“三年不吸烟,省头大老犍。”“外面有个烟熏汉,家里有个不中干。” 会吸烟,可以说是男人的专利。七、八十年代农村的男人...[浏览全文]

  • 208
    2020-08-07
  • 小舅子的个头不大,却有一身的蛮力气。 而小舅子唯一让姐姐挂心的就是,二十七八啦,还没有成家。 姐姐总是催促着姐夫,说:“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副乡长,就不能舍舍你的面子,给我弟弟...[浏览全文]

  • 96
    2020-08-07
  • 吃生产队那会儿,小队长官职不大,却拥有响当当实权。大凡像看瓜、看守庄稼、管理棉田之类轻松加惬意的农活,基本上全让他们自家的孩子以及相得好、走得近的家庭里孩子包揽了。 而那...[浏览全文]

  • 128
    2020-08-07
  • 在某公司上班期间。公司的老板和办公室的秘书走一起,老板边走边听取秘书对新一周的工作计划安排。 老板和秘书路过车间时,却发现一位老师傅正一边啃着凉馒头,一边干活。 老板走过去...[浏览全文]

  • 117
    2020-08-07
  • 李小叶居然提出跟王大雷离婚! 李小叶跟王大雷青梅竹马,可王大雷考上了大学,李小叶又复习了一年还是差一大截,便回乡跟王大雷的爹学打烧饼。 王大雷上大学的钱都是李小叶挣的。 王...[浏览全文]

  • 141
    2020-08-07
  • 随着时间的推移,棉桃儿挂满了枝头。 男青年也为识字班们一一起了绰号:那个身段儿高挑、俊俏的叫高粱杆;身材矮胖的唤作山地瓜;体型瘦弱、乖巧的叫作赛黛玉;生来腼腆、文静的唤作...[浏览全文]

  • 180
    2020-08-07
  • 引子 可怜白雪曲,未遇知音人。恓惶戎旅下,蹉跎淮海滨。 涧树含朝雨,山鸟哢馀春。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1 伊墨的试讲课到底应该怎么上,玉儿也说不出个三四,玉儿这几天被市长的...[浏览全文]

  • 162
    2020-08-07
  • “奶奶,你是不是该找找你的芭蕉扇啦。” “是的,我咋把这茬给忘了。” “奶奶,天气热了,你看咱也买不起电风扇什么的,芭蕉扇可是你往下祖传的‘物件’,别弄坏啦。” “瞧我这孙...[浏览全文]

  • 166
    2020-08-07
  • 午饭后,男青年放下碗筷,便急不可耐地去了棉田,可是,左等右盼的就是不见识字班们的身影。百无聊赖之际,他嘴里哼着样板戏《智取文虎山》中杨子荣打虎上山的片段,在棉田地头小路...[浏览全文]

  • 220
    2020-08-06
  • 5 这一天伊墨发了三次大火,伊墨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一次是因为班里的孩子芨芨绊倒了丁丁,丁丁磕破了头,又一次是因为这事班级管理又被学校政教处给扣了分,第三次是因为伊...[浏览全文]

  • 300
    2020-02-13
  • 一 变了,全变了!看着眼前的变化,梨花发出一声感慨:这是梨花湾吗?一条宽阔的水泥大道,一道淡浅蓝色钢结构拱形大门横跨路的两边,上面“梨花湾欢迎您”几个鎏金大字在阳光下熠熠...[浏览全文]

  • 161
    2020-02-13
  • 一 酱子带着苏安,一路山高水长,抵达花落印的时候,将将暮色四合,雾霭薄纱般罩着酱子,和酱子怀中的苏安。 酱子迟疑着,站在路边,风撩起酱子前额的一缕发丝,猎猎抖动,酱子四下探...[浏览全文]

  • 230
    2020-02-13
  • 当兵第二年,刚满十九岁的我,由部队委派乘火车去应县驻军执行一项任务,途中发生的一件事,让我这个快退休的老汉回想起来,还能咂吧出青橄榄果涩涩甜甜的味道。 那是七九年,全国的...[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