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都市言情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84
    2020-11-25
  • 玉儿定主任科员不够顺利,她给伊墨说:“风来了,猪都能飞上天,无风无雨,只能干瞪眼!”伊墨想劝劝玉儿,可又一时无法下手。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天下没有免费的...[浏览全文]

  • 197
    2020-11-25
  • 公司幼儿园一共三十多个学生,有一位老师来教就可以了。在职工们的强烈要求下,终于换了一位三十二岁、自己生养过孩子的阿姨来带孩子,家长们说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虽然能歌善舞,但不...[浏览全文]

  • 313
    2020-11-25
  • 在鲁东南不算辽阔的平原上,每逢秋末冬初,整个田野里再没了大片大片的红高粱和玉米“嘁嘁喳喳”的婆娑身影;再也看不到黄澄澄的谷子和穄子穗坠弯躯体的娇娆;再也不见了黄叶落尽、...[浏览全文]

  • 185
    2020-11-25
  • 中午时分,碧空如洗,太阳暖烘烘的。远远望去,耕过的土地上面覆盖着一层茫茫的白雾,活像是一群群不停晃动着的绵羊;而被犁铧(注:木制犁下端用钢铁打造挖土地的部分)翻起的土块...[浏览全文]

  • 102
    2020-11-25
  • 夏,阳光灼着大地,燃起一股股热浪,窜进塑料膜大棚里,又从棚口处一涌而出,卷出土地的腥味,尘土颗粒,以及汽车尾气,进入他的肺里,一呼一吸,吐出了一口标准普通话的叹息:“我...[浏览全文]

  • 226
    2020-11-25
  • 刘春旺擦一把满脸的汗水,又仰起脸瞅一眼火辣辣的太阳,四下里看了看,整个田野里空荡荡的,除了听到那不知死活的知了在拼命叫唤外,到处静悄悄的,心里感到说不出愉悦和敞亮。 当他...[浏览全文]

  • 164
    2020-11-25
  • 时下,对于这个纽扣大的小山庄来说:天,是倒扣着的锅;地,是神灵铸就的锁;人,则是井底的那个蛙,一年四季就这么地里、家里的,围着个锅台转。 大暑天,这才叫真的热。太阳就不再...[浏览全文]

  • 160
    2020-11-25
  • 忽然,娃儿们戏水打闹的嘈杂声戛然而止,一个个互相瞅瞅,随一齐梗起脖子朝向小路,一个点儿的拍打起屁股,声嘶力竭地喊叫道:“前日本——啪啪啪”;“后尿素——啪啪啪”;“干部...[浏览全文]

  • 252
    2020-11-24
  • 月上柳梢,北京中关村以南的紫竹院公园游人稀少,悄然静谧。 暑热退去,时令已是初秋,一丝丝凉意穿过水面的荷花丛,带着芬芳的清香漾过来。 湖边“绿云轩”亭子里的长凳上,依偎着两...[浏览全文]

  • 133
    2020-11-24
  • 古语说得好:“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眼见。”谁料想,这个账算来算去竟然给算反了。 有一次,范俊生听二狗子说:“范俊福从县城回家了,风光的很嘞!大金鹿洋车子驮着一大包日本尿...[浏览全文]

  • 183
    2020-11-24
  • 一群花喜鹊在院子的上空盘旋好一阵子了:时而落到大榆树的尖稍上,振着翅膀可劲的颠上颠下;时而擦着树叶掠过,“嘁嘁喳喳”叫唤不停......它们仿佛是在张罗着寻觅一处称心如意的归宿...[浏览全文]

  • 119
    2020-11-24
  • 那年大学暑假,能回家的同学都回去了,因为学校在南方,家在北方,路途遥远和条件所限,枫没有回去,一边在学校周边帮工,休闲时就在图书馆看书。 时间过得飞快,漫长的假期也快过去...[浏览全文]

  • 191
    2020-11-24
  • “哎吆——范大哥啊,您早来锄上豆子了!”刘春旺见亲家正在锄地,老远的就打上了招呼:“您看哈、这红天大太阳的,咋也不在家歇个晌呢——热吧......” 听到说话声,聚精会神忙碌着的...[浏览全文]

  • 141
    2020-11-24
  • “哎,大伙听说了吗?王桂兰要改嫁啦!……” “改嫁?她有男人,改得那门子嫁?这不伤风败俗吗?”在村里辈份最大、年龄最大的三爷还没听完,就气得摔了手中的旱烟袋。 “三大爷,您听...[浏览全文]

  • 211
    2020-11-24
  • 人们对贾家和孔家的倒贴的这门婚事,并不看好。私底下议论纷纷地说:“孔家是不是吃错药了,是有羊怕赶不上山,还是有女愁嫁不出去,居然倒贴二百万嫁闺女,这可真是件稀罕事。” “...[浏览全文]

  • 191
    2020-11-24
  • 一 “我的钱包怎么丢了?”上街买菜回到家的我摸了摸裤子后面的口袋,头一下子懵了。 “你再掏掏别的口袋?”正面对镜子梳妆打扮的妻子头也没回的对我说。 “没有啊!坏啦!真丢了!...[浏览全文]

  • 197
    2020-11-24
  • 她跪倒在爹的坟前,拿出爹给她留下的遗物——竹笛,笛声和眼泪一起下来了,一曲《雨霖铃》如泣如诉……她扔了竹笛,扑到爹的坟上,放声大哭:“爹呀,我还想上学啊!” 她给娘熬完了...[浏览全文]

  • 94
    2020-11-24
  • 常言道:距离产生美。三观不同的人,走近了都是灾难! 刘尘和宋云这对夫妻,越老越过不到一起。天天相伴起的人,做丈夫的眼里逐渐地没有妻子,做妻子心里慢慢地也没有丈夫。 这天,雨...[浏览全文]

  • 163
    2020-11-24
  • 昨天下午,东河村的莫家俩兄弟因家务事干起架来。 莫家的莫老大膝下无子无女,莫老二膝下一男一女,可以说是儿女双全,莫老二夫妻也算是给莫家争了气、争了光、也争了面子。 夫妻二人...[浏览全文]

  • 213
    2020-11-24
  • 他和她又见面了,12年后的相遇。一家酒店,婚宴上。 他们共同的女同事女儿出嫁,新郎英俊,新娘漂亮,他们只有24岁。 年轻真好。 他,正好50岁;她,比他小4岁。 29年前的初夏,他们正相...[浏览全文]